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非民选首相



和许多人一样
我们烧香拜佛
自求多福

因为领导这个国家的货色
非民选,是由一群种族主义
撕咬月光的饿狼所推举出来
他们都披着
巫统中央代表的外衣

(而人民被逼强行收货)

是的,我们只有
自求多福
或等待耶稣打救
或等待潜水艇打捞

因为我们有理由相信
饿狼堆里
只能孵出邪恶的贪婪
诞不出天使

(我们只好将笑容哭出来)

Wednesday, December 29, 2010

禁止一幅广告牌



他们和平示威
他来禁
他们点蜡烛
他来禁
他们切蛋糕
他来禁
他们谈论蒙古女郎
他来禁
他们倒读报纸
他来禁
他们呼吸新鲜空气
他来禁

然后他张挂一幅假口号
被禁

他如丧考妣
哭得死去活来

选边站



他沾沾自喜,受访时缓缓
吐露了成功的秘诀

他说,曾经因为站错边
被风吹得东歪西倒
后来,因为站对边金枪不倒
成为了今天的首相

一个大马,为何是
一粒烂苹果领导的原因
人民终于明白

所以,成为首相之后
他继续没有原则的选边而站

所以,他站在罗斯玛身边
避开了C4正面的炮火
所以,他站在土权身边
变成了一只肥硕
左右摇摆的土拨鼠

Sunday, December 26, 2010

打假口号



要推动诚信和关键绩效指标
货,就不能货不对办
货,就必须货真价实

取缔假货,就不能手软
打假,就要态度坚决

一个大马的口号空空洞洞
包装向左走
内容向右走
是欺骗消费者的产品
是国阵贩卖的假药

雪州政府要打假
就该严打一个大马的广告牌

受骗的人民
包括阿牛和黄明志
还准备去消费人协会告发
要执法单位在全国取缔

(明知道是假货还敢大赞
还敢敢打抱不平的KPI部长
该打多少大板?)

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2010年十大新闻



(十)王室斗争登上头条

王室是人,不是神
权力和欲望的毒瘤
长得比平常人更肿大
所以也更加丑陋

(九)合法化赌球的豪赌
他押注一粒足球
却失误押中一颗落日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
只有等待大选后的第一声鸡啼

(八)雪兰莪饭碗里的沙子
刻意维持粗茶淡饭的饭碗许久
不小心却混进了泥沙
看着马华大鱼大肉的刘天球
一个失神,差点打破

(七)大人物的起诉和脱罪
起诉林良实,起诉基尔?
起诉贪官污吏,起诉国阵?
只有将反贪局的棒子交给反对党
林良实和基尔才会跑去跳楼

(六)国阵渐入佳境或假境
成绩越来越好?
他从来没有好好考过一场试
都是作弊私通考官的结果
还贿赂广大的目击证人

(五)公正党选的实验与灾难
他们来自巫统
带有魔鬼的血统
尽管制度健全良好
也要钻出一个漏洞

(四)食之无味的转型计划
不管如何转型
被朋党占尽便宜的经济计划
剩下的是皮包骨的一个大马
还有人民

(三)难以跨越的宗教鸿沟
霸权垄断阿拉
阿拉垄断回教徒
回教徒垄断神经兮兮
神经兮兮垄断弱不禁风

(二)警方的巴冷刀多疑症
Shoot first,栽赃later
我们是警察
我们是有恶人恶法罩住的警察
路上的追逐遂有了好莱坞的刺激

(一)恶魔土著权威组织
他大病不死,恭喜
他是魔鬼送给人间的礼物,恭喜。
并顺带完成让马来人
走向自我毁灭的任务。

注:取材自当今大马之'2010年十大新闻'。

Monday, December 20, 2010

华总的行动方略


他们害怕四四方方的方略
变成圆圆滚滚的诉求
砸到国阵的脚
尤其大选随时大驾光临
阉割,自然是行动方略的第一步

他和纳吉的私交笃好
(他说的,不是我杜撰)
和马华的关系也斐然
(大家有目共睹,不用我赘言)
和华社的义务,只是一截
随时准备切除的盲肠

这年头,连董总都和华教精神分手
华社的民意,只是华总诸公
空闲性起狎玩的
未成年少女

Friday, December 17, 2010

维基便秘

大马国阵领袖是无能之辈
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事实
无须劳烦维基解密

而一个大马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能潜水的潜水艇闲来无事
自告奋勇盛载
里面有蒙古女郎和赵明福的冤魂
有自贸区舞弊的天文数字
有以色列价值两千万的指指点点
有官方机密亲吻过的无数文件
还有罗斯玛的窃窃私语

李光耀小气
吞吞吐吐就这么一小截
害维基解密跟着便秘
还坏了维基的美誉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10

华人副首相


为了一件华人做副首相的琐事
他们争吵,在一个炎热的下午
麻雀乱飞,太阳涨红了脸
庄严的割礼,成了最炙热的话题

他们争吵,面红耳赤
大白天里,没有乌云蔽日
我们清楚看到
虚线,划在楚河汉界的脸上
华人做不做副首相的议题,其实
没有增加我们做爱的高潮

给马华一个副首相
将增添人间多少的悲凉?
给行动党一个副首相
会不会忘记了斗争的方向?
(我看到一片乌云升空)

皮肤是什么颜色的首相
或者是副首相,其实
都没关系,我们只关心
他是不是有能力,能不能领导
是不是为了全民
还是为了自己和朋党,或用贪腐
包装 一个马来西亚
(乌云层层叠叠靠拢)

所以,至今为止
我从来没有支持过任何一个
马来人做过的首相
也不会去支持一个华人
去争做什么副首相
(听,暴雨在演讲)

Friday, December 10, 2010

弯腰射麻雀


当年,他弯弓射大雕
过后诽谤的官司一地脱毛
负伤的贪腐啷跄飞走
法庭外响起雷动的掌声

自从脱离了民联之后
他成了国阵之友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他收起弯弓,弯腰
换上弹弓
不射大雕,只射麻雀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
不见黄朱强

Tuesday, December 07, 2010

没有退税问题的国产片


他在面书上询问:
基尔会被判罪成坐牢的
请举手

平时热闹的场面
突然鸦雀无声
之后大家踊跃的议论纷纷
最后总结出:

反贪污局在拍一部
没有退税问题的国产片

(有机会担任第一配角
法官精神抖擞)

Monday, December 06, 2010

还水于民


民联的还水于民的运动
太劳师动众也太辛苦
要收集25万个签名
还要收集1万4千双脚
徒步到皇宫
递呈请愿书

不及国阵政府讲求效率
他们出动一辆辆水炮车
往人民的身上猛烈地扫射
开出一朵朵粗暴的浪花
就是还水于民
最有力的示范了

国阵事后笑说:
这一场精心泡制的湿漉漉
比民联慷慨,完全免费

Friday, December 03, 2010

国产片退税


所有原则上同意的事
都是在没有原则的情况底下
脱口而出

所以,华小的增建
很快就变成马华的
不老的传说

而阿牛期盼的退税
要等到初恋无疾而终
婚外情都开花结果了
或等到王赛芝都老得掉牙了
结冰的红豆才会开始发芽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尊严如婊子


特权,是他们合理化
强盗的行为

他们从上而下
恣意的搜刮
将这块土地的风光明媚
剥得剩下鸡飞狗走

等到一个大马奄奄一息之后
土权大概计划持一颗C4
冲上联合国
说他们也是地球上的土著
要在全世界享有特权

(强盗,不需要尊严
他们视尊严如婊子)

联合国投降
准备让出一座大垃圾山

Thursday, November 25, 2010

代表这回事


LLG代表了林连玉基金
这事,热爱华教的人
没有觉得不妥

自从叶新田执掌了董总之后
董总就丢失了华教的代表权
这事,也没有人异议

兴汉社是一个混帐组织
(这句不是形容词)
代表了一只汪汪的疯狗
这事,大伙儿毫无疑问
看法一致

Monday, November 22, 2010

垂帘听政


水痘,将朦胧的背影
迁移到台前

她开幕,主持会议
将两场补选成绩
视为领军的实力

自从引爆了C4
她开始果敢的参与政治

并将举棋不定的老公
和阿丹杜雅一起埋葬

董总和华教的距离


他的尴尬是
当了董总主席
却被华社鄙夷

另一个尴尬是
虽有三个博士学位
却显不出真才实学

舆论鄙视他
他只有靠文棍四处插旗

而署理主席更了不起
一纸文告
就成了文棍的典范

自从谴责了和平奖之后
董总和华教精神的距离
又再远一些

Friday, November 12, 2010

爱国论


他是打工的
总稽查的报告证明他不爱国
说他国库通私库
说他用工程招待亲朋戚友
还在账本上用赤字涂鸦

他是打工的
只有打工的会不爱国
洞穿老板的钱柜
还胆敢质疑
老板对国家的忠诚

谁是打工的?
当然是整个内阁包括首相
以及政府部门的官员
他们都有不爱国的嫌疑
(总稽查师不厌其烦的一再证明)

谁是老板?
当然是广大的
和国家血脉相连的子民
(他们的爱国与生俱来)

Monday, November 08, 2010

社团化商业化和政治化


他逛街不小心踢到社团化
愉快的俯身拾起
塞进党章成为明哲保身的最高准则
从此欢天喜地和豺狼共进退

他逛街不小心踢到商业化
欣喜若狂俯身拾起
塞进口袋占为己有
从此面对巫统的吆喝更是唯唯诺诺

他逛街不小心踢到政治化
像踩到大便一样逃之夭夭
隔天发表文告说和大便划清界限
却忘记自己拉的最多最臭

马华逃离政治很久还回不来
他们不敢也帮不了赵家
只能逼大家去阅读
被国阵改写成科幻小说的司法制度

补选前后


时间回到数日前



答案数日后揭晓



这是两个当头的棒喝
想要入主布城
非靠喊几声激昂的口号
或等待浩浩荡荡的大势

国阵有幽灵
有糖果
还有各种各样
不择手段的武器

而一无所有,只能在门前
挂一盏灯的民联
除了辛勤耕耘

院子里的枯枝
还要不时打扫
才能迎来满园花香

Monday, November 01, 2010

施舍一个签名


求你行行好,部长大人
施舍小人一个签名吧!

因为死人投不了票
代表华人的马华直截了当
将低声下气的乞讨
一把推倒在地

报案书说得清清楚楚
因为有碍市容
全民挺明福过后被警察逮捕
(马华在鼓掌)

全民挺明福
有骨气的马华就是不挺
他们挺起胸膛来挺巫统
挺反贪污局的推手
挺暴政
也挺暴风雨
(就是不挺含恨而终的明福)

求你行行好,加腊士选民
施舍国阵一张选票吧!

(凶巴巴转过头来的王赛芝
原来有一张和蔼可亲的笑脸)

Sunday, October 31, 2010

历史不是死了吗?


历史不是死了吗?
叶亚来不是淡出江湖了吗?
还有一张张清晰的黄面孔
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
到踪影全无了吗?

而抗日的英雄
以及独立时上气不接下气的呐喊
不是清一色都换成马来人了吗?
还有越战越勇的回教文明
不是占领了大部分的课文了吗?

那不打算和面目全非的死人抗战
决定弃甲投降的考生
在教育部长宣布必须及格之后
又要从坟墓里将历史挖出来
好好的鞭尸一番了

注:“历史不是死了吗?”为杨艾琳一篇评论文章的题目。这里借来一用,探讨相同的课题。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换一个政府


总警长换过了
坏人越抓越少
好人被扣留却越来越多

反贪污局总监也换过了
大鱼越捕越少
渔网的破洞却越补越大

部长和副部长都换过了
料越换越少
臭屁却越放越响

首相和副首相也换过了
资源越换越少
一个大马的伤口却越换越大

剩下只有政府还没有换过
是时候换一个试试了

Thursday, October 28, 2010

不带枪的枪手


他们技巧性地批评政府
轻轻刮一个小小的耳光
让你感觉彼此的愠怒志同道合
让你感觉他和你一样的痛
当然也包括马华

他们偶尔会提起马华在朝的难处
以及做过的功课
(虽然都拿零鸡蛋
这公开的机密,绝不说)

他们不带枪
不吐一个脏字
试图用理性的分析包装
淡化任何一场国阵制造的暴风雪
再夸大行动党的底裤的破洞

他们努力地投稿
各大报章,包括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
努力地按摩你的神经线
让你轻轻入睡

由始至终,他们不告诉你
他们拿马华的钱
帮他抹掉身上的污迹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辛苦与轻松


所有总稽查司报告书里
所呈献的不堪入目

政府直接用特大号垃圾桶接收了去
连不屑一顾都省了下来

而反贪污局最辛苦了
要假假开档调查
帮忙舞弊的部门,洗澡
然后帮他们换一件干净的衣服
去迎接新一年的拨款

而KPI部长最轻松了
等候这些洗得(吃得?)白白胖胖的好孩子出来
直接给他们打高分
就可以回家睡觉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台前与台后


台前,挤满
金融专家经济学家企业家
老师学生记者家庭主妇闲人
还有一个专收旧报纸的老翁

他们你推我挤,伸手
等着政府免费派发厚厚的
经济转型计划的报告书

台后,排排坐满
巫统的代表,张嘴
等着政府分配经济转型计划的
第一期总值300亿元的肥肉
不需要你推我挤

而随工程附送的那一份
厚厚的报告书,离开时他们随手
扔进财政部门前那个大垃圾桶
并开始讨论着
第二及第三期的工程派送

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谴责人权的董总


董总作贱自己的本事不小

之前为了和政府发生超友谊关系
拔除挡在中间的梗
猴急的样子已经闹出不少笑话
主席身穿三条内裤打底的事
还上了华社的头条

(董总守了几十年的贞节
一下让不肖的主席给毁了)

董总作贱自己的本事更上层楼
这回,连眉来眼去的功夫
都练到能飘洋过海

一篇和中共志同道合的文告
一篇谴责刘晓波和和平奖和人权的文告
就将自己脱光
跳上更大的床去了

(董总守了几十年的冰清玉洁
一下又让不肖的主席给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