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2013年大马十大新闻


(一)Barang Naik, 万物涨价
她油油肥指,比往常多挾了几颗钻戒
燃油白糖电费过路费和万物的价格就按耐不住而性欲高涨
纷纷勃起

(二)第13届大选
47%的选民和非选民,包括了幽灵和外劳
决定了让53%的真正大马子民的未来
水深火热

(三) 罗斯玛的官机
不只条条大路通罗斯玛
小鸟飞翔的领空,照样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比凯撒大帝牛逼

(四)沙巴拿笃的枪林弹雨
剧本,一塌糊涂
突然砰砰砰就取代了剧情
一些生命,莫名其妙成了导演的牺牲品

(五)沙非法移民的皇委调查
剧本,还是一塌糊涂
要清算的账目,更是一塌糊涂
只有大选成绩,清清楚楚

(六)街头罪案猖獗
内政部长赞成Shoot First
他真正的意思
是对准街头集会的人群

(七)浴室用餐他不懂卫生
还准备在浴室散播种族极端的病菌
回教在封闭的祈祷室中窒息

(八)教育大蓝图
还嫌教育不够烂
推出大烂图
国际学校遍地开花

(九)大鱼纷纷破网
法庭的法官全换成了活菩萨
鱼缸的大鱼全部放生
纳吉说:看!国阵的善心在大选有了回报

(十)Listen, Listen, Listen
别测试听觉,我们全是耳朵
都听见了
国阵的傲慢与偏见




注:此诗参考《当今大马》读者选十大新闻稿。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50471

Saturday, December 21, 2013

没用,借用


他的官车
他没用到,她借用了

他的办公桌
他没用到,她借用了

他的内阁
他没用到,她借用了

他的官机
他没用到,她借用了

他的C4
他没用到,她借用了


她的厨房
她没用到,他借用了

强盗


刚庆幸转角没遇到匪
在内阁却遇到强盗

因为掏钱不够爽快
我的钱包被狠狠捅了几刀

从此生活
鲜血长流

Saturday, December 07, 2013

可惜这里没有曼德拉


可惜这里没有曼德拉
种族隔离政策变种把营扎

还在划分土著和非土著
用肤色合理化掠夺的支柱

还在用特权打压少数
不允许他们投书或上诉

可惜这里没有曼德拉
巫统高歌欢唱呼啦啦

可惜这里没有曼德拉
只有难过掉泪的阿拉

云服务


最近流行云服务
天空派了很多云朵出差
东奔西跑南下北上
去泡制水灾

政府也努力报考云计算
面对湿漉漉的考卷
云想衣裳花想容的
乱想一通

时间到
救灾的考试又不及格了

Wednesday, December 04, 2013

巫统承包商


不用招标
政府会向他们招手

他们的得意杰作不少,有
祈祷一大声就崩溃的清真寺
晕倒醒来再晕倒的体育场
一下大雨就跟着哭泣的医院

工程还没完
他们就换了车子房子和妻子

并跟政府追加从几千万到几亿的不敷
来完成让人津津乐道的得意杰作

国阵,从善如流
上帝,被倒塌的清真寺活埋

一条路的蜕变




车辆们成群结队的观看
一条路,如何快速的蜕变成一条河

谁是那个魔术师?
国阵指着天空说:阿拉

我遂想起一首老歌
每一条河是一则神话

一条鱼愉快的畅泳
从遥远的这个口袋奔流到那个口袋

我遂想起刚刚还在路上咳嗽的
一辆普腾,如何快速的锐变成一艘潜水艇

Tuesday, December 03, 2013

我支持国阵


我支持国阵
所以505之后
我是一直被讽刺的那47%

糖起价
油起价
电起价
对岸的53%竖起中指语带刻薄

其实,生活不管加到多重
我都能置身度外

因为,我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
幽灵

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婚姻


她用凹
迎接我的凸

我们结合
开始了一场婚姻

和另一场
凹凸不平的人生

Friday, November 29, 2013

这薪水的涨幅合理


这薪水的涨幅合理
当猎枪虎视眈眈在他们手里
随时象赵明福一样射杀

当法官驯服在他们手里
随时将凶器无罪释放

当我们规规矩矩干活
不图外水
不通过买贵了谋私利

当账上清清楚楚
没有黑钱在地下泛滥

不象首相夫人免费服务国家
起居却比首富还富
什么样的薪水涨幅都是合理的

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官式访问


问题是,内阁敢不批吗?
问题是,首相敢说不吗?

就这样,罗斯玛名正言顺的乘坐官机
官式访问卡塔尔的------名牌商场

整整齐齐的鳄鱼皮包包恭候她的大驾光临
大大小小的钻戒排着队等待和她握手

这回有了GST的强心剂后
她针对售货员的演讲稿写得密密麻麻

这回有了强大的GST做后盾
她自信能镇得住一切盛大豪华的场面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带老婆不孤单


带老婆不孤单
不带老婆更不孤单

不带老婆他带阿丹
乘潜水艇从蒙古带到法国夜谈
还带出一颗后现代解构主义的炸弹

再后来他沦落到通宵达旦
只能带老婆,不,是老婆带他
到处血拼到处扯蛋
都是人民买大单

对,就用国阵以上这个例子壮胆
我带老婆不孤单
不带老婆怕来者不善

而且那份和河马相比的帐单
不过是一曲轻弹

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几把粉刷


几把粉刷
就整顿了一座城市的治安

还没得手的劫匪
被歼灭了

赶来破坏好事的警察
及时被殉职了

就连无辜的小女孩
也被牺牲了

蒙羞的墙
回去它最初的局部的白

羞辱墙的人
第一个跑回去当官的人

这次居功至伟
第一个排队等待步步高升

(新山终于回复风雨来临前
最大的平静)

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一宿醒来


一宿醒来
新山的治安突然变好了
所有的罪案在发生前的那一瞬间
自自然然就会走来一个警察
解除即将的危机

小女孩走过街角
什么事也没发生
只是看到无所事事的郑修强
解开了裤子
正在羞辱一面墙

Tuesday, November 12, 2013

艺术遇到劫匪


我没遇到劫匪
还很幸运的在街头的转角处
遇见了艺术

艺术没我的运气好
光天化日走在大街上
遇见了强盗

被他用一支枪指在头顶
命令交出口袋里所有的色彩和缤纷
包括价值连城的真相
和创作的意图

在被洗劫一空之后
还被毫不留情的杀害
兼毁尸灭迹

原来新山的治安败坏
连艺术也不能幸免

Friday, November 08, 2013

爱马来人


有真知灼见的学者说
要爱马来人才能打败巫统
两帮华人的言论因此在网上大打出手
用步步到位的理论厮杀
有时还开门见山人身攻击
面书顿时血迹斑斑
我一路观战,一路叫好
505的高潮以后
很久没有尽兴的娱乐了

身体力行的郑全行比我还乐
他老早戒了猪肉,家里养猫
还戴宋谷大声诵经
为了尽心尽力去爱马来人
他恨起华人来了
还把脸贴到巫统的屁股上面

唯对这次的开片
马来人一无所觉

Tuesday, October 29, 2013

捷运速笔


此贪腐方法双向并行
一组在地下挖掘
一组在地上挖掘

地下挖掘的叫捷运
方便输送比工程贵三倍的利益

地上挖掘的叫征用
负责将传统老字号捣毁变现黄金

乐安酒店不快乐的安息了
人镜慈善白话剧社剩下一面照妖镜
商务印书馆的书香被折换成铜臭
苏丹街的苏丹被发展商绑架
急不及待撕票

为了安抚古迹
并对历史有个正确的交代
国阵的朋党将捷运安排经过的
计划兴建的百层摩天大楼
早早取名叫独立遗产

Monday, October 28, 2013

国阵白糖起价公关广告


入选标语
一:让你性福的涨价
二:让你一次性福个够
三:性福的代价,值得!
四:开启一个全新的糖朝

入选广告曲:
一: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二:用心良苦
三:明明白白我的心
四: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指定广告剧情:
罗斯玛含情脉脉的看着一支慢慢...慢慢....慢慢勃起的阳具,喜极而泣。
阳具的主人慢慢...慢慢...慢慢的....
(上集结束,待续)

.....现身。
(下集:男主角在征求中)

Sunday, October 27, 2013

勃起与不举


首相说白糖价格的勃起
可以让阳具更轻而易举的勃起

所以他一向少吃糖
C4也少吃糖
都曾经惊天动地的勃起
还曾经让蒙古女郎受不了
而四分五裂

但不管首相夫人怎么弄
他还是不举
只有将历史新高的165亿
弄到首相署里
当着补偿

Saturday, October 26, 2013

起诉法官


被判无罪,他早已成竹在胸
被法官直言侮辱,却是始料不及
他木无表情的步出了法庭。

说他只是跑腿,非实权部长
孰可忍,孰不可忍

将报价乘以无数倍的权力,他有
黑钱正确的来往方向,由他指挥
利益输送的路线图,由他负责规划

唯一的无权,是利益分配的比例
那和首相署有关,和交通部无关

说他无实权,这是奇耻大辱
藐视被告,他准备起诉法官。

Friday, October 25, 2013

预算案



我预算今早会出太阳
大雨却临时起意

我预算潜水艇会浮出水面
它的佣金却还在海底沉睡

我预算蒙古女郎沉冤得雪
她的尸骨继续被C4零售

我预算恶人会有恶报
他却怡然自得在台上报告预算案

预算一粒糖果的付出
可以任意践踏蝼蚁多少年?

Monday, October 21, 2013

邪恶当选


在民间,他的邪恶迎来唾沫和石头的招呼
在党选,他高票当选副主席

他说越邪恶,在巫统越受欢迎
为此,他还特别感谢网媒的鞭挞
让他在党内的人气直线上升

论邪恶,他仍算是老三
他之上还有两个
在没有挑战的情况下自动当选
主席和署理主席
邪恶的程度更是所向披靡

巫统党选
都一一盖章认证过了

Friday, October 18, 2013

消费税


消费税对他来说只是搔痒
他随手丢出去的小费
胡乱就凑成你的一顿晚餐

而你,原本月底才开的月光会
消费税来拜访过后
提前在十五就可以召开了

他等待公司税和个人所得税的降低
来降低他的血糖

而你,在领过两次寒酸的糖果之后
开始每天输血给血库
啊不,是国库

啊不,是国阵

称呼


巫统想用垄断称呼
来亲近阿拉

阿拉说:称呼不重要
一颗干净的心才重要

阿拉远离巫统

Tuesday, October 15, 2013

2013巫统大会


在台上表演的
全是罪孽深重的人
他们洗过黑钱
逼害过忠良
出卖过国家
有的杀过人满手血腥

他们聚在一起
空气中顿时散发中人欲呕的腐臭味道

他们演讲
剩下朋党在鼓掌

诅咒的声音
在民间响彻云霄

都不得好死
是。上苍说听到


巫统没有派系斗争


他不属于鸽子那一派
他才不稀罕攀爬规矩的格子

他不属于老鹰那一派
他的飞翔只为烙饼不为烙印

他的心还粘满一堆污垢
他也不算是革新派

他光天化日下大吃大喝
他更不算是保守派

巫统没有派系斗争
他们只为贪污的特权明争暗斗你死我活

Thursday, October 10, 2013

开枪论


见到纳吉,开枪!
见到罗斯玛,开枪!
见到马哈迪,开枪!
见到白毛,开枪!
见到……,开枪!

甭担心误杀,他们的犯罪证据
比砂劳越的雨林茂盛
比南中国海的海浪澎湃

过后抓一把随便补交就可以了

先让子弹飞一会
把国阵里祸国殃民的贪官全部格杀
最后一个才瞄准阿末扎希
当成人民最后的感恩

Tuesday, October 08, 2013

Shoot First, Ask Later


其实,不需要证据
像射杀野狗一样
只需要瞄准

这里是亚热带国家雨水充足
种子随便一丢
证据就开花结果

或者采集他尸体上的图腾吧
或者把巴冷刀塞进他冰冷的手中吧
或者喂一小包毒品进他的口袋吧

未审先扣法令通过之后意犹未足
警方自由使用暴力指南
内长自己添加了最极致的一条

而我们更希望
他在幽会情妇鬼鬼祟祟苟且的当儿
被收错情报赶来的乱枪扫射

Monday, October 07, 2013

自力更生


他是官二代
关于贪污的事
比平常人早熟

当他十岁开始学习伸手要钱买玩具的时候
他的爸爸,将他介绍给了一个承包商叔叔

当他到了懂得欣赏跑车的年龄
他已经认识了拥有最多AP的商人

当他想买一栋价值7百万的超级豪华公寓
他知道谁是那个发展商

当他开始玩女人的时候
他有幸认识了首相和马华总会长

当他开始醒悟要自力更生时
为他感到欣慰的爸爸将他安插在他的部门里
在关卡处,负责伸手的工作

Sunday, October 06, 2013

这些和那些


这些是燕子
千山万水不辞劳苦飞了回来
还是省吃俭用的自费

那些是蚂蚁
密密麻麻在街上不断的造势
还不时被暴力践踏

这些是蜘蛛
在社交网站上苦口婆心的结网
结集串联的力量

那些是地鼠
将真相从地底挖出来制成报纸
沿街派发送冬迎春的消息

还有一个飞来飞去的超人
五百多场的粗口讲座
把卖华的金饭碗给震破

因为这些和那些的意志力
他们就这样代表了草民进入了国会
将对抗暴政的决心进行到底

但却有些,在恶法通过之际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
静悄悄缺席了国会......

Wednesday, October 02, 2013

国家稽查报告


让顺畅的血液突然飙高丈许
让眼球和嘴巴完美演绎目瞪口呆这句成语
让吃着的早餐无端端贵了起来
让商人觉得自己卖的破铜烂铁原来价值连城
让数学的逻辑和文学的天马行空并行不悖
让报纸有忠于原著的抄袭报神也不会冷嘲热讽

让反贪污局继续无所事事
让高官继续做官
部长继续做部长
国阵继续做政府
继续各部门竞争
在明年推出一些更难解答的数学试题

除此之外,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Monday, September 30, 2013

防范罪案法修正案


那一颗看似会使女人怀孕的精子
剑未出鞘,就被扣留

因为一幅温顺的躺在他的胸前的刺青
没有任何动作,身体就被扣留

不需要有案发现场
凡可构成嫌疑的,就可构成被扣留的罪名
想见的法官见不着
偶尔却被安排去接见死神

而那些持有特权的,证据虽俯拾皆是
有奸杀的,有和C4捆绑情杀的
有在国库留下各种大胆的指纹和脚印的

不需要虚构释放的理由
他们在我们面前直接示范枪杀法官
在防范罪案法修正案面前拉开裤子撒尿
然后扬长而去到首相署上班

马来不了




别人有的这里未必有
例如四季
在被恶毒的太阳
定格成夏天之后
其他三个季节在这里
就没有了容身之地

例如十二生肖轮值这回事
这里也不生效
在被巫统邪恶霸占的国家
明年要来的马来不了
这里仍是一群猪
在发号施令


Saturday, September 28, 2013

请缨出战



对于有机会对垒人民运动
他们都兴致高昂,都主动请缨
要为巫统的荣誉榜效犬马之劳

苏海蜜首先报捷,她说:
我用150万的票房
PK反稀土100万的签名,大获全胜!

纳兹里不甘人后,抢着说:
我用儿子700万的豪宅
PK反稀土100万的签名,疯狂胜出!

森大臣悠然出击,慢条斯理地说:
我汇往海外的1千万马币
PK反稀土100万的签名,超级疯狂大胜!

战绩标青,首相眉开眼笑
心痒难耐的他大声说:
哈哈哈!现在该轮到我出手了!

Friday, September 27, 2013

纳吉反贪


他是大鱼,在反贪污局面前游来游去
还高歌一曲,并挺升一面巫统的旗
贪污,拔地而起

他指示总监,与其生气,与其哭泣
还不如假装委屈的深呼吸
轻松的把灯吹熄
用黑漆漆,把所有的证据打包丢弃

他说KPI的预期,就是一路向西
和大鱼喝酒下棋
再逼迫小鱼,从容就义

而冤枉的,不从容的异议
让十四楼的窗口
变成他们永远的回忆

Wednesday, September 25, 2013

我的政治选项


五年前,仅仅一个大选年限的时间证明
我不加入巫统或公正党
对行动党情有独钟的选择正确

在马来人严重缺货的情况下
随便阿末或阿里,都是瑰宝
都可以放在多元种族的橱窗展览
还能证明
这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像我,能力好一点的
总秘书长还安插了坐火箭冲上云霄的机会)

其实我更大的机会
发生在大选前巫统捧着现金来敲门的那个时候
而且还是完全在预料之中的一次机会

Tuesday, September 24, 2013

那时,它是小国


现在,也没有变大

那时,新加坡更小
现在,却长得比它还大

在地图上,它的位置模糊
要点出它的上面,特别是下面
才赢来恍然的一悟

有时,它也会让世界惊叹
在不体面的排名榜上
它总是争先恐后

有时,它还会让世界目瞪口呆
在C4使用的发明上,例如
在骨灰和炮灰的惦量上,例如

那时,它是小国
陈平冒雨前行
它却在独立后的贪婪里一直后退

退到退无可退的位置上
还没有停止

现在,它是更小的国家
小到已经容不下历史的灰烬

将来,会更小

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3

白即是黑



子弹和子弹在高调争论
黑即是白白即是黑的辩题
论点擦肩而过的刹那
发现彼此是失散的兄弟

笑吟吟坐在裁判席上的C4
不时把玩打火机

Friday, September 20, 2013

巫统党选


这非党选
无关高高低低的椅子
无关放在名字前面的各种职称
无关明暗喻
无关假装得体的竞争

这是赤裸裸的
国家资源掠夺的特别通行道
贪污的许可证
鲸吞者的天堂

Wednesday, September 18, 2013

陈平


他的尸骨,还未化成一缕青烟
首相,内长,总警长和一只胖猪头
就急不及待跳出来积极发言
对历史指指点点

这阳光照不到的历史
却忘了记载首相的父亲是马奸
在日治时期,参加侵略者的军训
做一条阿谀逢迎,任日本人差遣的狗
(历史也忘了记载他的父亲
利用513的鲜血来夺取首相的位子)

而参与保卫家国的那个人
和入侵者拼命的那个人
与殖民地政府周旋的那个人

因为政治意识形态的落败
他死后,飘零的骨灰
不发一语的骨灰
除了被挡在关口禁止入境
还被耗子的后代,无耻的撕咬围攻

Monday, September 16, 2013

千帆过尽


千帆过尽
恒有一只载满糖的破舢舨
左一桨深
右一桨浅
摇摇摆摆载沉载浮
慢慢划向一个先进国的目标

日本在笑
韩国在笑
新加坡在笑
泰国在笑
印尼也忍俊不禁
和满天星星一同噗哧的笑了

纳吉也笑
他说:你们只看到我的破舢舨
却还没看到我买贵了的潜水艇

Sunday, September 15, 2013

灭族议程


纳吉要在马来社会派糖喂糖
强化糖尿病
作为恩将仇报的议程

已经年事和糖份已高的
被切除了一条腿的
需要依靠拐杖行走的马来民族
再强行灌糖
只是为了加速统一死因
(解剖师心存感激)

原来灭族
是他唯一的马来议程

Thursday, September 12, 2013

巫统是一把伞


巫统是一把伞
校长躲到伞下避雨
小孩在伞外淋雨用餐
还被警长盘问味道好吗?

巫统是一把伞
导演躲到伞下避雨
用王者的站姿小便
历史象小草东歪西倒

巫统是一把伞
种族主义躲到伞下避雨
还大量制造惊雷和闪电
去伤害无辜的彩虹

巫统是一把伞
贪官污吏躲到伞下避雨
还刮成一阵春潮
外债顿时泛滥成灾

Wednesday, September 04, 2013

无题



鸽子不知道自己代表了和平
它之所以振翅飞翔
有时为了觅食
有时为了运动
有时为了瞄准一个他妈的大头
啪嗒的大便

鳄鱼不知道自己代表了贪腐
它之所以浮出水面
有时为了算计
有时为了休息
有时为了躲避被河马强逼造爱
屏住了呼吸

它说它没有张开血盆大口
它只是被种族主义驯服

Monday, September 02, 2013

明天油起价



前天米跌价*
明天油起价

跌价的没真正跌价
起价的很认真起价

电费,蠢蠢欲动
屋价,直冲云霄

万物升升不息
令吉跌跌不休

喋喋不休还有首相纳吉
推销可怜兮兮的援助金

穷追不舍还有AES
穷追不舍还有GST

穷追不舍还有巫统的贪婪……


*:Merdeka之谐音。

王者之风



大选前,他小心折叠收好
患上羊癫疯的历史

尤其马华
还怕被这王者的梅毒感染成亡者

(当时的风
只悄悄的在垦殖民区吹拂)

大选后,瘸腿的王者
犯了头风
要把一段穿梆的历史
强塞给每一间戏院

票房很不合作
刮了王者一记耳光

到场助兴的还好有一首国歌
以及巫统赞助嗡嗡嗡的几只蚊子

Saturday, August 31, 2013

黑帮老大



警方贴出了名单
黑压压一片好不惊人

榜上有名的
走路比王者之风有风

榜上无名的
忧心忡忡被逮捕查封

只有一个警方故意漏了的
不敢点名的
全国最大的
名叫国阵的黑帮

在幕后等待榜上有名的
走路虎虎生风的
大选时期任意差遣的
上缴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对付的
保护费

Wednesday, August 28, 2013

国阵的不在乎与在乎



我不在乎
二十万人街上的怒吼
我不在乎
一百万人慷慨的签名
我不在乎
九百万人挣扎的皮包
我不在乎
一千万人微弱的呼吸

我只在乎
早上出门,家里小狗有没有喂小便有没有黄
我只在乎
下午开房,有没有针孔摄影机瞄准我的偷情
我只在乎
晚上睡前,稀土厂的支票是不是已经过了帐
我只在乎
谋财害命的项目有没有排好队等候我的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