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2011年十大新闻




(一)
一个大马渐渐招架不住
被踏踏的脚步声,给占领。
而谎言大王用小开放補镬
谎言的洞,越補越大。

(二)
“每一个巫统领袖,都是一条条
住在豪华公寓的牛。”
莎姐的话,被买贵了的望眼镜
着实的放大了一千倍。

(三)
母牛住公寓,母猪戴戒指
善待动物,我们做到了。
负责遣返戒指的海关人员
被治以虐畜的罪名。

(四)
高教部长正在研究
将大专法令列为必修科。
而首相的小开放则正在研究
用小学法令来取代大专法令。

(五)
该死的白毛继续执政
雨林仍在哭泣。
犀鸟的冬天还没过去
春天带点烧焦的味道。

(六)
观众喊退票,我们勉为其难余兴
导演特别交待,结局不能更改。
趙明福死得委屈,我们知道
我们演得委屈,没人知道。

(七)
历史里藏着许多狗熊
被打扮成英雄。
其实,国阵颠倒是非的能力
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八)
赶走人才,迎来废材
燕雀焉知鸿鹄之
我们其实正在努力超越中国
成为世界工厂,非为选票造假之小志。

(九)
老马到底是指示用英文来教数理
还是用数理来教英文?
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都搞不清楚
原来教育政治化才最重要。

(十)
哈利路亚被包围
哈利波特去解围。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搞不清楚
原来宗教政治化才最重要。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1

那些年,我们一起支持的国阵



国阵真好。

爽爽突然给我一座游泳池
让我的国产车在敦拉萨路愉快的畅泳

爽爽就给我的孩子糖果
祝福他的牙齿赶快坏掉,可以换成人牙

爽爽就花100亿买战斗舰
让我们观看它和鳄鱼香艳奇情的肉搏

爽爽就养几头牛
证明牛上不了树可以改搭电梯上公寓

爽爽就喊出一个大马口号
试吃之后,妈的比我早餐的叉烧包还可口

爽爽就弄几座辐射工厂
听说以后还有计划在工厂附近盖个ET主题公园

爽爽就弄几个买贵了的望远镜
可惜偷窥蔡细历的床戏还有一条人龙才轮到我

爽爽就有印尼外劳排在我前面
快我一步,将大选票箱玩弄得死去活来

爽爽就冒出一个集会自由法案
用罚款两万来奖励到处乱走的脚步

爽爽就跑出光脱脱一只母猪
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炫耀她的名牌包包和钻戒

爽爽就经济转型
转下转下,几千亿的黑钱就转出海外吃风

爽爽就给我五百块
要我投他一票

其实,他给不给我五百块
我也预了爽爽要给他一个惊喜

那些年,我们一起支持的国阵
像味之素,让人回味无穷。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钻戒的重量



一粒7卡拉的钻戒
有多重?

这得看摆在哪里

摆在人民的肩膀上很重
戴在一头母猪的指头上则轻

至于落进下一届大选的票箱里
化掉国阵政权

的重量,就刚刚好

Saturday, December 17, 2011

申请报废



许多东西兴奋的等待
申请报废

那些无所事事的牛只

买贵了的望远镜
游满了鳄鱼的自贸区
用完津贴即弃的一马商店
丢失翅膀的战斗机
要深呼吸一下才能下水的潜水艇
暧昧的经济转型计划
通通在等待申请报废

还有那条只顾着收钱
冷眼看着纳吉的父亲在水中苦苦挣扎
而无动于衷的精明防洪隧道
也等着报废

而穷得只剩下枪手的马华
靠种族极端发财的巫统
骑着脚车满街跑的民政
也等着下一届大选
向人民提出申请报废

Monday, December 12, 2011

洗劫临教




那个国大盗
了国家

过意不去
到学校每个小孩
派些糖果



想想觉亏
临时决定
走避不及的
洗劫一番
才乘潜艇潜逃

Friday, December 09, 2011

一问一答



好奇的人民担心地问:
如果国家养牛中心
一不小心摔倒
摔破了头,贷出的钜款
如何是好?

痴肥的政府轻松地答:
那就很好
养牛的家族
就一夜之间
成了亿万富翁

他们都很勇敢



(一)

民政很勇敢
在巫统面前
敢敢的抬不起头来,敢敢的
忍辱偷生

得空时,还可以骑着脚车
优游闲逛,还敢敢的到处出现
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二)

马华也很勇敢
在巫统面前
敢敢的千依百顺,敢敢的
忍气吞声

得空时,还延续弟子规的教诲
还敢敢的在被抓奸在床的房间里
抗议敌党的粗口文化

Tuesday, December 06, 2011

领先破产




大马还没破产
首相领导的一个大马
一马当先,领先破产

而且,还破得真够惨
碎片散落一地
(土权手握铁锤狞笑)

为了预防割伤脚板
他指示官员要购买望远镜

普通的望眼镜只能看清楚前方
不足,要购买贵一百倍的望远镜
才能看清楚未来

一个破产的未来

Friday, December 02, 2011

看谁在开会?



巫统大会
一群豺狼,在开
大吃会


马华大会
一群小丑
在忙着捡面包屑
无暇开会


民政大会
一群无所谓,在开
极力表现的有所谓
结果还是无所谓的大会


国大党大会
开什么会?
不就混水里摸几条鱼吗!



马青大会(徇众要求,附加)
几条短裙,在开会
剩下的一千五百双眼睛
在流口水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和平集会法案



他席卷起街头占为己有
说人民的脚印太赃

密密麻麻的践踏
容易引发政治地震

由警方承包的和平集会最好
政府一高兴,还会考虑报效汽水

他说为了满足暴涨的食欲
怎会在乎全国的愤怒?

咆哮很平静的呼吁:下一届大选
是时候将它办成国阵的葬礼了

(而他盛装
以死者的身份出席)



Sunday, November 27, 2011

储存欲望



她含苞待放的时候
就开始储存欲望

要嫁给权力
累积所有的为所欲为

希望下一颗购买的钻戒
大粒过上一次引爆的C4

首相说:那是经济转型
一个大马功成身退的指标

KPI竖起拇指
骑着脚车无所不在

(既然一只母猪能戴钻戒
我们几只牛,住不起豪华公寓?)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我们很怕



我们很怕首相开口
因为他一开口
经济饭跟着学会了说慌

我们很怕经济转型
因为他一转型
猛牛就住进了豪华公寓

我们很怕马华叫床
因为他一叫床
华社的未来就会着凉

我们很怕民政比硬

因为他一比硬
许子根的脚车就无处不在

我们很怕首相夫人出国
因为她一出国
大马的外债又要加重许多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顺手牵牛



(风吹草低,我们只见到疏疏落落
几只无聊的牛,在谈论国家大事)

民间最肥的几只牛,被抓走
民间上好的几块地,被圈走
再跟民间借钱买私人的篱笆围起来
即称国家养牛中心

兼且,私下提呈的计划书一早写好
理所当然的必须是项目失败
理所当然的必须是公司破产
理所当然的必须是还不了债
临走时,理所当然还必须将土地变卖

部长说,这顺手牵牛的故事
牛没抗议
民间,你发什么脾气?

(风吹草低,我们只见到疏疏落落
几只无聊的牛,被遗弃在晚风中)



Wednesday, November 02, 2011

治安不靖的证据



丹一
我感被冒犯

是几个人
被偷被掳夺
不小心上了
治安不靖
个城市
未免太容易伤风感冒

告一出炉
我和丹一
都被吓得噤若寒蝉

原来真正的悍匪强盗
都做了部和高官
光天化日造案
光明正大破门而入
入国

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遭殃
被剥得只剩下一副
荒凉的骨架

(落日下山前
留下满脸的惊愕)

他进行了割礼




他以为进行了割礼
就和华人切割
变成了马来人
从此会被巫统眷顾

他以为进行了割礼
就和传统道别
变成了回教徒

从此会被上帝眷顾

突然雷声大作
马来人和他切割
回教和他道别


从此他被毒蛇眷顾

Sunday, October 30, 2011

储蓄是美德



除了收集一身的珠光宝气
罗斯玛还收集了一些美德
例如储蓄,她说
需要从小培养

长大了才能如愿以偿
面不改色的买下
2400万美元的一颗大钻戒

是的,我们毫不含糊的理解是:
人民,从小就该培养储蓄的美德
这样,才能够资助她
买下天下名牌,和满足她
一生的珠光宝气

Sunday, October 23, 2011

顺妻性爱大全



马华很辛苦
一个千依百顺的妻子
每天要想一种性爱技巧
巫统才不会跟他离婚

十月贴士:试试肛交
一种转身,屁股朝上
跟经济转型的姿势一样
巫统主席推崇的动作

Friday, October 21, 2011

国家贡献排行榜



在国家贡献的排行榜里
毫无疑问首相夫人名列榜首

政府说:
她是1Malaysia的再造之母
国家表扬她在名牌知识上

无私的倾囊相授

政府说:
作为1Malaysia的公民
必须长长见识
不能老像一只山龟

会被国际耻笑

对于名牌手袋的认识
不能老停留在LV的层次
对于钻石的品味
不能老是Tiffany & Co.的级别
有些动辄千百万的极品
如Hermes Birkin如Jacob & Co.的知识
老百姓不能一无所知

为了感谢她在提升国民的名牌认知
不惜以身相许的牺牲精神
政府要求人民的回报

只不过小小的倾囊
和小小的一贫如洗
(别慌,一个大马政府及时推出
经济实惠的杂货店和杂饭档的解决方案)

Thursday, October 20, 2011

现代打油诗(马华民政颂)



巫统很骄傲
说随便脚下一条狗
就可做民政党主席

马华争宠,说我也是
不只会吠
还会表演活春宫

为了取悦巫统
他们吃醋争风
还许愿来世继续做狗

夜观星象



夜观星象,屈指一算
他致电首长恭贺他逃过一劫
包括他的政治生命
和他16岁儿子的冤枉

他说,只要窜改者是巫统
法官就可以根据无中生的"有"
将"有"定罪

他提醒说,你忘记啦
安华头顶那一片愁云惨雾
你历史中的那一场牢狱
不都是无中生有的杰作吗?

他建议说,请准备好礼物和花篮
去感谢巫统的仁慈
不再将那无中生有
从“有”,继续发展成有。


Sunday, October 16, 2011

政党的阳具



许子根是民政党的阳具
嘴讲,却从没硬起来过
软叭叭的出来迎宾
成了笑柄

蔡细历是马华的阳具
看到美女,还会硬一下
马青跟着仿效
举国大笑

纳吉是巫统的阳具
噢不!罗斯玛才是
国家债务正式进入寒冬
成了填不满的无底洞

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阻截总稽查司报告



总稽查司的报告被拦截之前
我惊鸿一瞥了最后一页的总结:

纳税人每缴的一块钱
7角钱进入了有迹可循的私人口袋
2角半因为管理失调发臭
被倒进布城的大阴沟里

勉强逃出生天的最后5分钱
回到了民间
成了千疮百孔的设施
和取之不尽用来对付709的催泪弹

报告匆匆阖上之前
春光乍泻了最后两行注解:

以上乱伦现象,只发生在国阵统治的
州属,和联邦政府

Monday, October 10, 2011

马青公函之真假


公函是假的,内容是真的
美女是真的,党员是假的

团长的眼泪是真的,哭泣是假的
墨镜是假的,贱格是真的

春天是假的,冬寒是真的
麦克风是真的,演词是假的

争取是假的,卖华求荣是真的
不入阁是真的,不反悔是假的

枪手是真的,网络是假的
会员大会是假的,吃喝玩乐是真的

Saturday, October 08, 2011

财政预算案解读




他的预算案目标明确

只要用糖果塞满票箱
大选后,遍地就可以开满
消费税的花朵

并结成一颗颗
每颗价值2400万的钻戒
等着他的夫人收割

Wednesday, October 05, 2011

我的丈夫是一国之相





我的丈夫是一国之相
可以用一个大马来抵押
2400万元的钻戒借来戴戴
没什么了不起

我的丈夫是一国之相
可以用一艘潜水艇的佣金来抵押
2400万元的钻戒借来戴戴
没什么了不起

我的丈夫是一国之相
可以用2700万的人口来抵押
2400元钻戒借来戴戴
没什么了不起

要知道,我的丈夫可是一国之相
就算不用什么抵押
而买下整间珠宝行的奢侈
而将自己变成一株金碧辉煌的圣诞树
也没什么了不起

709秋后算账



秋天接近尾声
可以开始算账

7月9日,为了招待在街上
胡乱行走的5千双脚印
(确实5千双,政府说的
我们只好深信不疑)

秋后的帐单结算如此
政府派出11,046名镇暴警察
每名示威者平均分配至少2人的热情款待
除了起双飞绰绰有余
每一个弱不禁风的躯体
还附加配送两支兴致勃勃的警棍

为了让示威者能尽兴而归
政府向纳税人支出开销202万元
平均每人404元,确保每名参加者
可以在短短三句钟获得豪华版
让人想入非非超级肮脏的服侍

多少名参加者共享一颗催泪弹?
(货源充足,政府说无需计较尽管享用)
多少加仑的水炮可供事后洗澡?
(甭操心,政府说已经纳入免费水计划)

包括了同善医院
也同样列入受惠的单位

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被被主义



被失踪被意外
被死亡被自杀
被选择被愚蠢
被对话被认罪
被背书被签名
被公民被支持
被投票被历史

我们的政府是被被主义者
一枚空荡荡的贝壳
被移植到寄生蟹的身上来

他跟选委会讲解时说
一个被字,投票和被投票
就是失掉一整个政权的差别

包括一个大马被一个大马
一个夫人被第一
看似跟Ayam被A1没有太大差别

却等同于藏在被窝底下
可以随心所欲尽情尽兴的胡搞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圣诞老人进城来



呵呵呵圣诞节未到
他又扮起圣诞老人来了

说将一些法令取消
仍然坚持将囚禁送给你

在电台耍酷
仍将精彩的残酷送给你

说将30%土著固打废除
仍将最油腻大块的肥肉,送给朋党

为了送出消费税
他还思量了黑夜的浓度,以便悄悄

呵呵呵他何曾关心圣诞节
几时到来

他只是在精打细算
屠宰马来西亚的良辰吉日

以及计算麻醉针扎下之后
发生效用的最佳时刻

Sunday, September 25, 2011

支持断肢法



民间的偷是小偷,现有法律
不会招待不周
无需被检讨诅咒

政客的偷是大偷,现有法律
除了慢火煮稀粥
还让贪官在放生池里暴走

所以我们一致议决
好政府应该

严以待己宽以待民,所以
好政府应该
对自己实施回教断肢法

我们也爱幻想
内阁部长个个变天残地缺
的样子,应该超级可爱

还有蔡细历的偷
应该被罚斩断第五肢


来降低马华的公害

Tuesday, September 20, 2011

小红帽



我是小红帽
所以我相信大野狼
开始吃素

(催泪弹不再随地吐痰
水炮车改行沿街浇花)

内安法令不再目露凶光
出家去了
出版法令的眼光变得柔和
放生白鸽
紧急法令也告老还乡
放下屠刀

据说,煽动法令官方机密法令
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法令
也排队准备接受剃度

我是小红帽
我在大野狼的肚子里相信
大野狼开始吃素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1

所谓历史



他是想象力丰富的史学家
特别受征召编写国家历史

历史需要英雄
他负责去打扮指定的几只狗熊
装点成威武的来势汹汹

英雄需要敌人
他负责去寻找几只代罪羔羊
刻画成张牙舞爪的恶狼

历史需要血腥
他负责采集适当的镜头和场景
制造血迹斑斑的石破天惊

争取独立如果并不流血
他负责把过程写得像生死对绝
补上气喘吁吁的努力不懈

另外,友族的功业,必须淡化
淡化不了的,必须火化

(灰烬里有叶亚来未了的一句说话)

所谓历史,附属于加工业的行业定义

所谓历史价值观,须符合当权集团的利益
国家财富,才能顺应需要而转移

Sunday, September 11, 2011

蚊子易名


他把问题的层次抬高
从纯粹易名,抬高到
更换爸爸的层次

他说,子文是一只吸血蚊子
历史的地位卑微
不适合当一个父亲

他说父亲,应该是一座
巍峨的大山
莘莘学子可以骄傲的
抬出去见人,总好过
展览一只蚊子的干尸

(副部长说,还有其他华小排着队
准备易名,教育部打算从善如流)

所以,他努力地把问题的层次抬高
我猜想他有一个,换过
引以为荣,有钱
又有文化事业的父亲

已经在排队的名单里面

Thursday, September 08, 2011

和地心吸力交战



我们继续预测
马华不入阁的豪语
如何以谎言告终

(我们将会看到
饭碗在作势砸下之前
和地心吸力进行的交战)

没有了头的华团头头
会被安排一场赚人热泪的挽留
垄断的报章会故意走访一些失明的市民
也安排笑面猫天涯剑客媒体小兵
和大报的主笔,集体进行很有头脑的分析
最后,当然是为了尊重首相善意的笑容

或者,新总会长会发表无辜宣言:
那是含羞而去的黄片总会长的誓言,不是

重新入阁的理由千万种
不入阁的理由来来去去只有一种
就是为了争取继续留在巫统身边
继续乞讨巫统吃剩的面包屑
继续把华社的权益
推到巫统的嘴边……

(我们几乎已经可以看到
地心吸力斗争失败,沮丧的样子)

耳际响起超人在推介新书的铿锵:
为了不违反物理原则
改朝换代,是选票唯一的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