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2011年十大新闻




(一)
一个大马渐渐招架不住
被踏踏的脚步声,给占领。
而谎言大王用小开放補镬
谎言的洞,越補越大。

(二)
“每一个巫统领袖,都是一条条
住在豪华公寓的牛。”
莎姐的话,被买贵了的望眼镜
着实的放大了一千倍。

(三)
母牛住公寓,母猪戴戒指
善待动物,我们做到了。
负责遣返戒指的海关人员
被治以虐畜的罪名。

(四)
高教部长正在研究
将大专法令列为必修科。
而首相的小开放则正在研究
用小学法令来取代大专法令。

(五)
该死的白毛继续执政
雨林仍在哭泣。
犀鸟的冬天还没过去
春天带点烧焦的味道。

(六)
观众喊退票,我们勉为其难余兴
导演特别交待,结局不能更改。
趙明福死得委屈,我们知道
我们演得委屈,没人知道。

(七)
历史里藏着许多狗熊
被打扮成英雄。
其实,国阵颠倒是非的能力
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八)
赶走人才,迎来废材
燕雀焉知鸿鹄之
我们其实正在努力超越中国
成为世界工厂,非为选票造假之小志。

(九)
老马到底是指示用英文来教数理
还是用数理来教英文?
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都搞不清楚
原来教育政治化才最重要。

(十)
哈利路亚被包围
哈利波特去解围。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搞不清楚
原来宗教政治化才最重要。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1

那些年,我们一起支持的国阵



国阵真好。

爽爽突然给我一座游泳池
让我的国产车在敦拉萨路愉快的畅泳

爽爽就给我的孩子糖果
祝福他的牙齿赶快坏掉,可以换成人牙

爽爽就花100亿买战斗舰
让我们观看它和鳄鱼香艳奇情的肉搏

爽爽就养几头牛
证明牛上不了树可以改搭电梯上公寓

爽爽就喊出一个大马口号
试吃之后,妈的比我早餐的叉烧包还可口

爽爽就弄几座辐射工厂
听说以后还有计划在工厂附近盖个ET主题公园

爽爽就弄几个买贵了的望远镜
可惜偷窥蔡细历的床戏还有一条人龙才轮到我

爽爽就有印尼外劳排在我前面
快我一步,将大选票箱玩弄得死去活来

爽爽就冒出一个集会自由法案
用罚款两万来奖励到处乱走的脚步

爽爽就跑出光脱脱一只母猪
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炫耀她的名牌包包和钻戒

爽爽就经济转型
转下转下,几千亿的黑钱就转出海外吃风

爽爽就给我五百块
要我投他一票

其实,他给不给我五百块
我也预了爽爽要给他一个惊喜

那些年,我们一起支持的国阵
像味之素,让人回味无穷。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钻戒的重量



一粒7卡拉的钻戒
有多重?

这得看摆在哪里

摆在人民的肩膀上很重
戴在一头母猪的指头上则轻

至于落进下一届大选的票箱里
化掉国阵政权

的重量,就刚刚好

Saturday, December 17, 2011

申请报废



许多东西兴奋的等待
申请报废

那些无所事事的牛只

买贵了的望远镜
游满了鳄鱼的自贸区
用完津贴即弃的一马商店
丢失翅膀的战斗机
要深呼吸一下才能下水的潜水艇
暧昧的经济转型计划
通通在等待申请报废

还有那条只顾着收钱
冷眼看着纳吉的父亲在水中苦苦挣扎
而无动于衷的精明防洪隧道
也等着报废

而穷得只剩下枪手的马华
靠种族极端发财的巫统
骑着脚车满街跑的民政
也等着下一届大选
向人民提出申请报废

Monday, December 12, 2011

洗劫临教




那个国大盗
了国家

过意不去
到学校每个小孩
派些糖果



想想觉亏
临时决定
走避不及的
洗劫一番
才乘潜艇潜逃

Friday, December 09, 2011

一问一答



好奇的人民担心地问:
如果国家养牛中心
一不小心摔倒
摔破了头,贷出的钜款
如何是好?

痴肥的政府轻松地答:
那就很好
养牛的家族
就一夜之间
成了亿万富翁

他们都很勇敢



(一)

民政很勇敢
在巫统面前
敢敢的抬不起头来,敢敢的
忍辱偷生

得空时,还可以骑着脚车
优游闲逛,还敢敢的到处出现
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二)

马华也很勇敢
在巫统面前
敢敢的千依百顺,敢敢的
忍气吞声

得空时,还延续弟子规的教诲
还敢敢的在被抓奸在床的房间里
抗议敌党的粗口文化

Tuesday, December 06, 2011

领先破产




大马还没破产
首相领导的一个大马
一马当先,领先破产

而且,还破得真够惨
碎片散落一地
(土权手握铁锤狞笑)

为了预防割伤脚板
他指示官员要购买望远镜

普通的望眼镜只能看清楚前方
不足,要购买贵一百倍的望远镜
才能看清楚未来

一个破产的未来

Friday, December 02, 2011

看谁在开会?



巫统大会
一群豺狼,在开
大吃会


马华大会
一群小丑
在忙着捡面包屑
无暇开会


民政大会
一群无所谓,在开
极力表现的有所谓
结果还是无所谓的大会


国大党大会
开什么会?
不就混水里摸几条鱼吗!



马青大会(徇众要求,附加)
几条短裙,在开会
剩下的一千五百双眼睛
在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