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我为巫统服务


土权说:我为巫统服务
ISMA说:我为巫统服务
警察说:我为巫统服务
法官说:我为巫统服务
选委会说:我为巫统服务
马华和民政争先恐后说:我为巫统服务
华总气吁喘喘从关中赶来说:别漏了我,我为巫统服务
那份庆祝周年庆庆祝了很久,为华社发声发到声音沙哑的华文报说:
我为巫统服务
巫统说:我为国家服务
(国家能说什么?
除了穷一生,倾囊相报)

Sunday, December 07, 2014

萤火虫



萤火虫问:我能不能以罗斯玛夫人的身份来吸你的血?
我回答:不能。而且你是萤火虫。
萤火虫笑着说:太迟了,我已吸过了。

然后嗡的一声,飞走了。
妈的,戴了钻戒的蚊子长得真像萤火虫。

Monday, November 03, 2014

试探


那纤纤玉指
悄悄的伸过来
试探性的
搔我胸口中的痒
我春心一荡
笑成一窝涟漪

注:咏太平湖翠臂擒波一景。

Wednesday, October 29, 2014

地铁


一条条微血管
隐藏在薄薄的肌肤表层底下
错综复杂,却井然有序的
输送一颗颗红血球上下班
让城市的心
继续跳动
上班,缺氧
下班,带氧

Tuesday, August 12, 2014

有感而发


该死的苏丹
(昨天我看非洲地图,有感而发)
还是该死的苏丹
(今天我再看非洲地图,有感而发)

在非洲,我观望一头老掉牙的森林之王坐镇
让一些肉食动物逞口舌之欲
信奉回教的老虎,在等分多几块猪肉
信仰巫术的野猪,也在等分几块猪肉
那只背弃了草原的豺狼
卡了位,自立为王

该死的卡立
(这回我不用看地图,就有感而发)

Monday, August 11, 2014

恐怖比较学


以色列的导弹和哈马斯的人肉围墙,谁较恐怖?
麦当劳的炸鸡和杯葛者的脚印,谁较恐怖?
美国的空袭和ISIS的杀戮,谁较恐怖?
奥巴玛的警告和普京的冷笑,谁较恐怖?
政党的滥权和面书的滥用,谁较恐怖?
占中和中占,谁较恐怖?
阿拉和阿门,谁较恐怖?
伊波拉的病菌和伊拉克的咳血,谁较恐怖?
圣战者的天堂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地狱,谁较恐怖?

夏天未过,秋天未来
来不及比较
世界就已经冬成一团恐怖的浆糊

Sunday, July 27, 2014

你是世界首富


我的银行户口
存了好多好多
曾经对你说过
及还没说过的
温馨甜蜜的话

这户口
和你联名
存折你收好
心烦的时候
心情不好的时候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
你可以随时提取
那一句又一句
生生不息的
爱恋


注:写给老婆的情诗,非政治诗。

Thursday, July 24, 2014

飞机棋


天空
在下飞机棋

上回天黑
丢失了一颗白子
输掉了一盘棋

今回天亮
拣回了一颗黑子
赢回了一盘棋

(输或赢
朋党都在数钱)

Tuesday, July 01, 2014

跨——越



在远方,他们和他们
不用跨族群
不用跨宗教
见面时就用子弹夸张的交流


甚至于也不用跨语文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用词简单,双方都懂

祈祷时,他们抓住阿拉的左手
呼叫阿拉
祈祷时,他们抓住阿拉的右手
呼叫阿拉

禁食节时,他们也都禁食
唯一饮用的是对方的鲜血

(他们说并没有犯戒
因为是在夜间进行)

在马来西亚,巫统千幸万苦
的跨族群跨宗教跨山跨水
用阿拉也不懂的语言质问:
Apa lagi lu mau?

Monday, June 02, 2014

安顺补选之后


民政党
民政党站起来了
但走进内阁又跪下去了
自此就没有站起来过


马华
进内阁前他就下跪了
就一直维持下跪的姿势
从来没有站起来过


行动党
他站起来了,但站着中枪
然后他躺下去了,躺着也中枪
(回教党偷偷在笑)


巫统
看到马来美眉他站起来了
回房见到河马他又软下去了
(回教党偷偷在笑)

公正党
他还卡在赛夫的屁眼里面
却以为自己站起来了
(回教党偷偷在笑)

回教党
他弄一弄,搞到刑事法站起来了
他在笑
(民联在傻笑)

Thursday, May 29, 2014

未了结的起诉


还未了结的心愿
他带上天堂
向上帝递上诉状

在人间平安无恙的苏丹
即被传召
需要亲自出庭

一个在天
一个在地
Celcom搭起了天地通

地府还空着的证人栏
据说纳吉和赞比里
已被点名

Tuesday, May 20, 2014

安顺补选


火箭派一个马来美眉上阵
巫统乱了方寸
有了回教法也挡不住的性幻想
还用三点式的泳衣乱套

青年团欲火焚身
种族论述敌不过性饥渴
妇女组突然月事不顺

一只无为的马学狗,嗅嗅墙
抬起一脚......

(姿势,很俊俏)

Wednesday, April 30, 2014

水梦


我将梦装进睡眠里
睡眠从此稀奇古怪

我将梦装进生命里
生命从此缤纷多彩

我将梦装进细雨里
卡立笑笑制水依旧

我将梦装进暴雨里
卡立笑笑制水依旧

我从此无梦
我的梦被政治吃掉

Wednesday, April 23, 2014

谜的进行式


飞,还是不飞
疲累的翅膀来回寻思选择题的答案

仰望,或低首
夜空,升起一系列问号

凌乱的句号
散落在每一个可能的天涯海角

谜的范围不断扩张
猜测,推陈出新

所有的消息都像昙花
一现过后,迅速被另一朵昙花取代

生命短暂
记者会更短

他说支吾以对也是一种绝妙的应对方式
家属展示哭泣的暴力美学

奄奄一息的黑箱,各自表述的浪花
奔走相告的鱼

科技撒下天罗地网
捞起更大的满腹疑团

他宣布散场,故事在太阳下山之前
就已经结束

(一只衔住真相的海豚,慢动作跃起
又快速沉入海里)

Friday, April 18, 2014

推着轮椅向前


他的死讯是传染病
悲伤,迅即传遍脸书
感染每一张
追求民主的脸
让他们眼里
都泛着泪光

他相信原则,应该从一而终
任野兽叫嚣
无需去学习妥协
他一伸手
就把迂腐的书单撕下
丢进布城的臭水沟里

他相信正义,不会不良于行
任狂风暴雨
推着轮椅让他向前的
不只是助理一双坚毅的手
还有千千万万颗
国人抗暴的决心


注:书单,苏丹。

Thursday, April 10, 2014

远洋的叹息



我们目送他启航
却永远也等不到他的归航

我们记得他离去的起点
却永远也不晓得他降落的终点

夜太长,太黑
他翩然转身
卸下了翅膀
在天空写下最后一句惆怅
就此穿过时间和梦境
和世间告别

执着他离开的真相
我们摊开地图
继续探测
那来自远洋,和他
深深
深深的叹息

Tuesday, April 01, 2014

星海迷航之随性篇


他在国内随便便支出了霸气
还懒惰回收,随口乱说的谎言

三权都在他的胯下俯首称臣
为所欲为是他努力接近的目标

当一架客机在夜空飞成一句无人能解的谜语
他随便派了一个巫师去娱乐国际社会

还功力深厚
将空难升级成国难

面对排山倒海的提问和诘难
他信口又开成了河

这次他示弱,回收了一些谎言
想想心有不甘,又丢出更多的谎言还击

他说已经安排了历史
用正能量看待这次的星海迷航

还打算凝聚国内所有的愚蠢
团结成天下无敌的力量

并趁机献议军购,化危机为转机
将原来的破铜烂铁,升级成更高级的破铜烂铁

Tuesday, March 18, 2014

巫师的告白


他指着内长,说是朋友。
内长是什么货色,我们领教过

我终于相信
巫师的法力无边。

内长忘恩负义过桥抽板
说不认识他。

网友留言:小心巫师将他变成猪。
我说:不,是变回猪。

我还相信
巫师一定认识巫统的所有部长。

Wednesday, March 05, 2014

因为补选,她要搬家



(对加影来说
这样乱丢垃圾很不负责任)

种族极端的土权推荐上来的
巫统赞成发的货
尽管马华精心包装
垃圾,仍是垃圾
加影拒绝签收

除非她不只是喊:
我住在这里,我的民生服务到位
她还敢对着牺牲的鸡鸭保证:
我住在这里,加影的电费不起
我住在这里,加影的AES不举
我住在这里,加影万物价格不涨
我住在这里,加影GST不沾
我住在这里,国阵吃钱也吃不到加影人的钱
还有我住在这里,加影华小可以乱建

她还在准备政治脱口秀的当儿
加影就传出一首童谣如斯唱:
小芬小芬,是非不分
小芬小芬,卑鄙万分
小芬小芬,维权零分
小芬小芬,卖华满分

小芬埋怨:
我做什么都是错的,包括搬家
民联做什么都是对的,包括丢垃圾

(啊~多么痛的领悟)

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温柔的建议


他派许多对毛手毛脚去骚扰芝麻和绿豆
要它们以蓊菜的价格做榜样。

我们领教了他体恤民间疾苦的用心,温柔的建议:
放过那些无伤大雅的绿苗吧

国能和大道公司的总裁都已经赤条条趴在床上了
屁眼也洗得够干净了
不如,不如.....

我们保持我们一贯的温柔,如此建议。

Tuesday, February 11, 2014

弄巧反拙


他们用不入阁来胁持民意
把自己绑成一颗肉粽
等着选票为他松绑

505当天,华社却准备了一条汨罗江
说:端午节要到了
屈原肚子饿了

求选票不成
流着口水盯着仅剩的卑微的一个官职
总会长一再跪地的央求特大

(而此刻,为了气节
有人做了辞官归故里的示范
让马华气结)

Monday, February 10, 2014

弄拙反巧


她没有丑化她
她是在美化她

罗斯玛的丑
在国阵里享有最高的默认值
在国际社会眼中也享有
公认母也认的超高经验值

其丑,在专机飞来飞去的介绍下
已经集天下之大成

任何丑化的企图
都将徒劳无功
都将弄拙反巧成是一种美化
都值得当事人
以大大颗钻戒酬谢

Saturday, February 08, 2014

悬赏掌掴


内长说悬赏掌掴郭素沁不是罪
不需要调查

我的毛笔听后大喜,疾书
掌掴河马重重有赏

刚想趁天气晴朗把告示贴出去
就有人说要告我虐畜

我无奈回收实话实说,修成
掌掴罗斯玛悬赏五千

很多自告奋勇的手掌高举空中
纷纷说替天行道可以义务

Friday, February 07, 2014

逼上加影


逼不上梁山
逼上了加影

加了一层影子的补选
多了几个可破的罩门

多了几个缺口
多了几只谋皮的老虎

想开多几扇窗口
让情绪可以透气

一颗流星
划过长空

多了几个积怨的票箱
多了几个可能的变数

Tuesday, January 28, 2014

民联短歌行


槟州的开始自满了
雪州的开始不满了

Allah你霸占了


施政公平的一个大马,既然Allah你霸占了
请把档次低一点的Tuhan留给基督徒吧
请执法,并在高分贝的祷告声中
去没收使用Tuhan的回教丛书吧

(什么?因为Tuhan是马来文
不能让基督徒专属?)

那就请一并禁止非马来人使用马来文吧
那是马来人的私产,跟天空一样明朗易懂
我们别无异议,一致举手举脚赞成

Tuesday, January 21, 2014

蓊菜的高潮


阿里的高潮要来了
他说要射了
首相被他压在身上很爽
也要叫床了

一个喊Kangkong
一个叫五一三

(看两人造爱得到灵感的某个赌徒
赶紧在日落之前走进了万能)

Sunday, January 12, 2014

反贪


最近,他积极反贪
放猎狗四处追捕
在经济的伤口上撒盐的贪官
传统媒体一片叫好

是的,他说:
我家肥婆都抱怨不够吃了
怎能还允许
底下的官员到处觅食呢?

一支闭目养神的评论名笔
说他又将经济推前了十年

Thursday, January 09, 2014

床上吊支笔


查实,他没有批评纳吉
连重话,也没有一句

他还轻解罗裳
柔腻的叫了一声
“哥———”

酥麻的
墙上的一只壁虎
掉了下来

注:读一个评论人的腐败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