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0, 2013

精明防洪隧道


那天,槟城水灾
国阵笑民联
民联白白被笑

过后,轮到吉隆坡水灾
民联不敢笑国阵
人民也不敢笑

因为,国阵有一条精明防洪隧道
最大的兴趣是收过路费
不是防洪
怕将它激怒
过路费上涨得比水位还凶

越是物非所用的东西,越精明
包括精明学校和精明卡
还有一艘不会潜水
只负责载送黑钱移民的潜水艇

(研究经济转型的学者如斯总结)

Monday, April 29, 2013

打包带走



那五千只鳄鱼皮名牌包包
打包带走
那五百颗闪闪发亮的钻戒
打包带走

那五千双高跟鞋,留四千展览
打包带走一千对就好
(总不能输给菲国伊美黛)

那两千亿黑钱,不用带走
四年来已经陆续乘潜水艇离开

那五百粒C4,也打包带走
四百九十粒用来对付
追踪而来的民联政府

剩下的十粒用来对付
追踪而来的任何狐狸精

Sunday, April 28, 2013

明日遗书




大选时期
他唯一拿出来招待选民的
是肮脏。

(那支只会唱K的麦克风
不服,提出抗议)

在选票面前
他也展现超强的购买力
却发现暴力比较便宜
更值得购买

他是毒枭
要在票箱种出罂粟
却为自己种出恶果

原来,每一张选票都不听话
面对暴力
宁愿血流如注

原来,每一个票箱都不合作
面对暴政
坚持开出一朵朵向阳花

他临走时
来不及写遗书
换了新衣的反贪局
一拥而上

Saturday, April 27, 2013

垂死的精虫



十天前他兴奋的以为
领到的提名证书大选后
可折换成合法的贪污证书

现在他逐渐相信这是一纸
合格的死亡证书,而且
还是集体的死亡证书

犹如总会长落荒而逃
遗留在床上
最后一滩垂死的精虫

Friday, April 26, 2013

防伪商标



终于,马华大大的露了脸
还趾高气扬的准备向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民联开炮:

“荡然无存啊安华的公信力
连一个简单的性爱短片
都拍不好,还要伪造“

“那象我们堂堂总会长
以身作则,制作的都是认真
身历其境打真军的VCD

打完炮还不忘提醒AV爱好者:
购买时请认明马华的防伪商标

Thursday, April 25, 2013

爱情的时钟



在爱情的时钟里
你是短针
我是长针
每天辛勤的绕着你转
每天二十四回的交会

八回,在梦里
八回,生活中
八回,轻声呢喃

二十年一晃
生命,越走越短
爱情,越走越长


注:结婚20周年,写给妻子的诗。

Wednesday, April 24, 2013

大选标语打油诗



有人七楼往下掉,反贪委当没看到
如果你还忍得了,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路费电费往上涨,AES加倍等出场
如果你还顶得了,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白毛贪污呱呱叫,黑钱乱窜别别跳
如果你还醒不了,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国库已经干枯了,巫统还在伸手要
如果你还不明了,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稀土废料国人挑,咸鱼都中辐射了
如果你还睡得下,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华社水深火热了,马华还在床上嫖
如果你还看得下,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华教权益风中飘,国家前途雨里摇
如果你还受得了,那就……
请投国阵一票 

注:从网络发现此创意布条照片,将之延伸成《大选标语打油诗》。

Monday, April 22, 2013

艺人登台


摸清楚状况了的海外歌星不来了
早把状况摸到要喊非礼啊的一些国内艺人
却趁机把出场费抬高

赞助商无所谓
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还问要不要加插幸运抽奖

国阵站在台上
对着毛发茂盛的羊群
一边讲废话
一边流口水

登月计划


顺着社团注册局设定的航道
马来西亚的火箭
原可以顺利的登陆月球

先进国的目标
原可以提早七年完成

精心布置的计划
原可以拿来向选民大规模的炫耀

却害怕选民太过激动
以为国阵表扬宇航成就大力推荐月亮
而画错了选票

最后只好让火箭与月球擦肩而过
白白辜负了老马2020的期望

Sunday, April 21, 2013

大选政党士气图




巫统

大选,还继续由巫婆统领
她法力无边
也的确无需插手
只需双手插腰
竞选名单就昏头转向
变化无穷

马华

一只脚已经踩进了棺材
另一只脚据说
已经预订了机票
大选一过
就去荷兰旅游

国大党

秤砣一称,原来
兴权会的体重
比他还重

民政党

艺人出来竞选
卜基出来竞选
幸运抽奖出来竞选
免费餐出来竞选
就只剩Bohood 
没有出来竞选

白毛党

他不靠士气
他靠酒气
准备5月4日晚载送一箱箱烈酒
把投票者灌到5月6日才醒

公正党

Ini Kalilah!

行动党

Ini Kalilah!

回教党

Ini Kalilah!
3

Saturday, April 20, 2013

没有了火箭之后



阿公阿嬷
不用再害怕513的恐吓了

犹豫的马来人
没有火箭炮升空扰清梦的忧虑了

有了非回教徒候选人
回教党那杯让一些华人失眠的浓咖啡
流露出淡淡的幽香

有了更多的公正论述
公正党集中的火力,铁定将国阵老巢
打得比蜂窝还灿烂

少了一个符号的记忆容量
选民的头脑更清醒
滥权腐败也看得更清
选票的叉,画得更加坚定

没有了一贯的标志
火箭以更高大巍峨的形象
更壮志凌云的姿态
走入家家户户
成为第十三届大选
一则不朽的传奇

没有了火箭
最无奈的是星洲日报了
被粗口一直屌一直屌一直屌一直屌
一直屌到大选那天
都无法施压火箭
对付粗口

(月亮才不屌星洲日报)

Friday, April 19, 2013

等待十四行



还有五千支AES,等着亭亭玉立
还有罗斯玛的巨大钻戒,等着重见天日
还有拘留所,等着加速生产尸体
还有电讯塔,等着骚扰未成年学童的健康
还有许多神手,等着非礼古迹
还有TNB,等着采用新电费让你触电
还有GST,等着深入民间去掏口袋
还有公害,不分性别等着大开杀戒
还有种族主义,等着将华教收拾得一干二净
还有黑钱,等待天黑
还有政府项目,等待超支
还有贪污指数,等着角逐世界冠军
还有冬天,等着申请永久居留权

国阵啊,任重道远

Thursday, April 18, 2013

嗷嗷待哺的饿狼



一匹匹犯有前科的豺狼
形象骇人
血盆大口你抢我夺
将国库撕咬得血迹斑斑

其中一头母狼,还将牛群
集体赶进了自己肚里

老选民吓得直哆嗦
首投族机警,举手投足间
摆好戒备的架势

所以这回大选
国阵匆忙将刚出世的一群饿狼
趁天未亮,大家视觉未明时
释放出去大肆猎食

年轻人喜欢快餐
国库悲哀的感叹。

Wednesday, April 17, 2013

看似徒劳无功的游说



我认同尊严无价
但你试过贫穷的滋味吗?

我认同五百元援助金杯水车薪
但你肯施舍给我吗?

我认同国阵快要把国家搞垮
但我该拒绝眼前的好处吗?

我承认这像是一种乞讨
但谁不是不同程度上的乞丐呢?

我承认执政党的竞选手段肮脏
但谁是一百巴仙干净的呢?

我承认这政权贪污腐败
但谁拥有权力后而不谋私利的呢?

我承认我自私自利
但普天之下谁是大公无私的呢?

我接受钱照拿,投火箭的建议
但谁不是跟我一样,抱着同样的心思呢?

Tuesday, April 16, 2013

粗口猛于虎



那家伪中立的媒体的立场
比海鲜还鲜明
选边的理由振振有词
把无数近视的眼镜给震破

因为丘光耀演讲爆粗
所以他评本届为历届肮脏大选之最
因为行动党又不行动
所以他有理由支持国阵的暴政和暴行

(还不遗余力的灌输选民
粗口猛于虎的道理)

他自诩卖假药的历史悠久
道貌岸然的姿态经过内部严格包装
包括大量的社论抄袭
是经过三思而后行的结果
就算被拆穿
还可以像螃蟹一样横行

他深信造假的报份
可以把正义的招牌继续擦亮

也一直相信为了配合向粗口宣战
华社不会介意被老虎吃掉

Monday, April 15, 2013

华团众生相


七成的他们
并不在乎
即使被拍到和国阵赤条条
在床上翻云覆雨的裸照

两成的他们
有点在意
心里焦急,很想上国阵那张大床
却半推半就欲拒还迎

一成的他们
虽然清楚倒国阵,才能救国
发个文告却象扭扭捏捏的小姑娘
甭提去牵民联的手

这一大选战役
长江的后浪,乘网络破前浪
把芸芸华团的不举
拍死在沙滩上

Sunday, April 14, 2013

国阵助选团六则


一、
为了赚取优厚的外快
我帮国阵助选

最后变成赶尸人
赶着一大帮幽灵上阵

二、
不得已要穿工作服上街
我的头就低低
避开一双双鄙夷的眼睛

最有尊严就是网上埋伏了
没有人知道
我竟然是一条狗

三、
每次回家劈头
就被老爸骂没出息

现在才知道
原来流氓也是正当职业
政府在大量招募

那天,首相还亲自赠送钢盔
这趟回家,可以向老爸耀武扬威了

四、
我远远就嗅到
国阵的大势已去了
他身上散发的是
比体臭难闻的尸臭

但这死人财
好歹还是要发一发

(大选后,可以继续掘墓)

五、
清冷偌大的体育馆
我的工作范围
是提供掌声和体温的服务

当主讲人讲笑话的时候
(会有温馨提示)
还提供卖笑的服务

六、
巫统负责发行
主流媒体负责宣传

其中一支短片贴公正党的党徽
另外一支短片挂回教党的党旗

主演的是
两个巫统党要和两只上等鸡
拍摄完后
还有好几个色迷迷
争吵该轮到谁先上阵
而打架的巫统党员

一间孤独的房和一张热闹的床
一支迷迷糊糊的CCTV

我则负责执导和剪辑两支短片

Saturday, April 13, 2013

回家投票


他们正从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
赶回家。

焦虑的心情
塞满整个机舱

这不只是回家投票
的小事一桩
也不仅是履行公民义务
的爱国行动

这一回回家
他们都深刻体会了
救国的意义

她牺牲了考试
需要多花一学期补修不足的学分
他省吃俭用还跟朋友借钱
才够买一张回家的机票
他向外国老板请假不批思前想后
最后呈上了辞职信

她风尘仆仆
还没来得及倒时差
还没来得及向父母报平安
就直奔投票中心

他们正从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
赶回家。

(据说国阵建议马航
商讨取消一些航班的事)

Friday, April 12, 2013

树林不骂粗口




树林很有文化不会骂粗口
他却还是一声不响
串通白毛,将它们赶尽杀绝
让大地露出一颗难看的光头

安南割耳对着他大骂粗口
他却怡然自得的忍辱偷生
没有发动国阵全面包抄
让大臣和稀土厂继续横行霸道

丘某用了有事实证明的粗口
来骂他,即刻被荣升
成为他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他宁可丢掉报格
剥掉公信力
脱掉最后一层虚假的文化包装
泼妇似的抓起整条大街
穷追猛打

还威胁行动党必须参与围剿
以便在大选期间
换取比微不足道好一些的
报道空间


Thursday, April 11, 2013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习惯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习惯
习惯被辱,被种族政治放逐
习惯了从二等,退居成三等的公民
习惯被恐吓和不平等的生活
习惯沉默
习惯了国阵56年来的摆布
习惯这看似无可改变的命运
也习惯了每到大选
茫茫然将手中的一票
投给了国阵

直到那一天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行走
你们面带笑容
热情的迎了上来
递给我一朵
盛开的向阳花

我看到春天慢慢甦醒
我听到大地开始震动
我嗅到空气吐露花香
我原本快要冷却的心
重新跳动

注:谨以此诗,礼赞为促成改朝换代而奋战的《向阳花》勇士们。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治安败坏




都说了
大马的治安越来越败坏

还没提名,马华的一些选区
就在光天化日之下
被巫统活生生给抢走了

他们不敢声张
报警也没用
如果派出魏哭包唏哩哗啦的嚎啕
还平白牺牲一条手帕

而民联不只袖手旁观
还幸灾乐祸
真是世态炎凉啊
马华感叹。

Tuesday, April 09, 2013

竞选宣言




截止日期已经很靠近了
那个军师还在日以继夜的绞脑汁

这么一个烂政府
还想弄出比民联更好的宣言?
唉!他在心里暗屌国阵。

那家邀约要做独家报道的报馆
那天打来电话,听了他的烦恼说
这有何难?拿民联的竞选宣言
涂涂改改,不就完事了吗?

(纳吉如期骄傲的
为宣言举行盛大的推介仪式)

那家经验丰富
面不改色抄了30篇社论的报章
居功至伟


Monday, April 08, 2013

公害倾巢而出



山埃采金厂虔诚的祈祷
稀土厂也虔诚祈祷
边佳兰石化厂虔诚祈祷
埋伏在学校的电讯塔虔诚祈祷
腥臭日报也报名
加入虔诚祈祷的行列

他们双手合十自语喃喃
天灵灵地灵灵
让幽灵控制大局
让肮脏手段得逞
让票箱通通中邪

以上的和其他许多排着队的公害
祈祷国阵获胜
以便在大选后可以倾巢而出
一举攻陷马来西亚

Sunday, April 07, 2013

清明节


妈妈说,躺在这里的是我爹
他死的时候,石榴开始成熟

关于他的死亡有几个说法
最不可信的版本由官方趁黑编写
文法不通,被史学家嘲笑

妈说,因为政治
她的爱情提早打烊
我因而成了遗腹子
连带父姓,也被没收

妈说爹是教育家
用死亡的暗喻,让人民
在寒意中读懂了政府

妈妈说,躺在爹隔壁刚下葬的
是国阵政权,他的墓新修
说完嘴角微扬

三岁了,第一次
见到母亲的笑容


注:在网上看到这张照片,重新将2009年7月23日写的诗再贴上来。

Ching Ming Festival 

Ma said, the one lying here is Pa.
When he passed, pomegranates were about to ripen.

How his death, had different doppelgangers.
The deceitfully untrustworthy version
written by the government in darkness;
Full of loopholes, ridiculed by historians.

Ma said, due to politics
her love chapter halted too hastily.
Thus I became a posthumous kid.
Even the family name, was confiscated, seized.

Ma said, my Pa was Educationalist
using his demise as metaphor, to educate the public,
to weather the government, better, in the chill.

Ma said, the one just buried lying beside my dad
was ‘The End’ of BN, its tombstone newly built.
She ended her line with a little gleam.

Three years old, tis the first time
I saw Ma. Smile.

稳稳投票


这一届,我们稳稳的投票
让马华,稳稳去投胎

马华以为留一些
不辨真伪的好消息
慢慢宣布
可以争取游离票

可惜那些游离
其实都是狐狸
回报马华
以不辨真伪的好消息

这一届,我们稳稳的投票
包括稳稳的狐狸票
让马华,不用绕道荷兰
可以稳稳去投胎了


Saturday, April 06, 2013

国阵竞选承诺17条



他说要增加一个大马援助金
我想到,派糖果派到糖起价的故事

他说要提升城市幸福生活
我想到,白雪公主和王子的童话原来还没有过时

他说要官商合力承建一百万间可负担的房屋
我想到,他肯定是在昂贵的西餐厅吃过法国蜗牛了

他说要提升有素质的卫生服务
我想到,卫生部长那张充满细菌的嘴巴

他说要改善公共交通扩展快捷巴士系统
我想到,下雨天公路一下子多了好多诺亚方舟

他说要增加大道出口及逐减市内收费站
我想到,方便AES打你省下的钱的主意

他说要逐步降低公司税及个人所得税
我想到,我们缴的个人所得税变成他的个人所得

他说要提升学校素质加强国英能力
我想到,他会派一只鸡去教一只鸭讲吱吱吱

他说要加强治安减少街头罪案
我想到,修改数据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他说要抚育青年,提供拨款训练青年
我想到的事,朋党的口袋早就想到了

他说要统一资料库提升安全网援助
我想到,他又想给大家群发SMS了

他说要推广伊斯兰及宗教自由
我想到,他又想以可兰经发誓取代司法制度了

他说要打击贪腐增加公共采购的透明度
我想到,罗斯玛穿着透明的紧身衣招摇过市的样子

他说要改善公务员薪金擢升制度
我想到,他又要买票了

他说要支持2015东盟经济共同体
我想到,黑钱更团结一致的流窜了

他说要投资绿色能源增城市绿肺
我想到,稀土厂散播的气体绿了你我的肺

他说要增加女性在国家的决策
这条我还没想到,他却已经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