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6, 2008

华教终结者


原本千辛万苦的华教
换一个角度,换一个边
在他眼里,在他流着口水的嘴里
逐渐浓缩成油水饱满的肥肉

感谢那些天真到不行的学生和讲师 
和知识份子和华教死硬派
增加了他与收编者
谈判的筹码

那不知所措的华教
被一口吞进肚子里
路经他渐渐发黑的心肝时尖叫 
仍逃不过被他老谋深算的肠胃
慢条斯理地给消化掉

懂得和利益交朋友
才不枉费权力的一番苦心
他拍拍肿胀的肚皮总结。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他语重心长和媒体聊起华教的进化

15-11-08

1 comment:

汪锦贵 said...

读完你这首诗,心里好难受!真的好难!有智慧的人还剩多少?到处都是愚蠢无知的人。。。被愚弄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