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4, 2018

九六年六月四日



当年过时向他做了些分析
雨跟着下来要他清醒的思考
血在他体内吵
最后他方面选择了走进历……

坦克辗过
他才十八
是我大学室友

我,我则最后选择了下海
在股市大出大入
不提政治,不过问合不合理的事
也不关心他们批准的镜子,照不照到未来?

反正潮流过后,有谁还时兴跑到天安门乘凉?

注:96年写的政治诗

1 comment:

Jet Lee Hao Jie said...

你好。我还可以在哪买到你的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