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3, 2009

龟孙子兵法之华教舆论抗衡战略图

杨善勇,文棍A招待
黄进发,文棍B招待
潘永强,文棍C招待
罗志昌,文棍D招待
李书桢,文棍E招待
刘锡通,文棍F招待
评论人X3,文棍X3招待
柯嘉逊,乱棍招待
任何响当当的名字,自有文棍伺候
至于微不足道不知所云的政治诗人郑云城,谁招待?
一轮的七嘴八舌的退让过后
一个泼妇自告奋勇的站起来:
我在大街上负责招待!

布局完毕,散会!
(一只龟孙子懒趴趴的爬回软壳里睡觉
并舒服的聆听来自官方的鸟语花香)

28-4-09

注:此诗乃回应陈雪风之分道与扬镳--解读郑云城的政治诗
附录:
1、求真对陈雪风文章的回应:郑云城的诗反映社会黑暗
2、杨善勇对陈雪风文章的回应:郑云城不过是把鼻子拟人化
3、杨嘉仁对陈雪风文章的回应:重点不是陈老发火
4、陈雪风回应求真之文章:求真是真伪不分
5、求真回应陈雪风之文章:问题非源自叶新田遭忌-向陈雪风先生请教
6、遗憾回应陈雪风之文章:陈雪风五十步笑百步

3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真失望啊,谁曾经给我一毫子呢?

无端端的先人受到羞辱,这些是文人之风吗?

csl said...

陈先生近日的两篇文章,令我深感遗憾。

陈先生是诗坛,竟然读不懂郑先生的诗?是陈先生拒绝懂吧!

诗若写得太白就不是诗了,不如写散文,写社论?

诗应该是精简利落的,还要留点空间让读者去思考、想象。

读郑先生的诗常令我发出会心的笑,堪称是“诗人骂,被骂着痛,读者快”。

记得先师陈公应德说过:“诗人没有执照!”诗人以他独特的写作方式来创作,不必受牵制/局限于语法或世俗眼光。

我认为“鼻子走到了未来”以鼻子作为意象,很传神。

在《历史和未来分道扬镳》一诗中:

“沈慕羽走进了历史
叶新田的鼻子走到了未来”
这是很强烈的对比,古人vs今人,历史vs未来,简直就是绝世好联!

又如《珠胎暗结》中:
“又有猥琐的政客
躲藏在巴生港口自贸区里
强奸落单的弱质少女
并让她珠胎暗结,肚皮
从23亿渐渐膨胀到80亿”
“珠胎暗结”一个成语已总结整个丑闻,加上如此形象化的借喻,没有功力的作家绝对写不出来。

至于求真贤弟-- 一个我很熟悉的朋友,他是基于对国家的关爱、对写作的兴趣、对塑造公民社会的理念而撰文,陈先生竟将他比同"要饭的文棍"或"枪手",真滑稽!

Anonymous said...

“遗憾“ 到此一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