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6, 2009


他想卖谁的帐就谁的帐(除了账簿)
他想踩谁就踩谁(除了香蕉皮)
他早就想教训那只除了巫统
谁都不看在眼里的绵羊

528过后,他已经升级成为华社最高机构
升级为一堵冷冰冰虚情假意的墙
所有华团,华基政党,华教都忌讳他三分
甚至于巫统,说话都客客气气

放着正经事不干,自以为占领了半边天的
那只披了狼皮的羊
这回撞到了墙,却愤慨自信能撞倒
那穿上新闻自由作为护身外套的
一堵墙

26-5-09

3 comments:

林廷辉 said...

以前的我不是真正的我;
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

以前的你误会以前的我;
现在的你看清现在的我;

以前的你评得太快了;
现在的你醒得太慢了!

Teh Hon Seng 郑云城 said...

有意思,有写诗的潜能。

林廷辉 said...

献上全文,多谢指教:

以前的我,被标榜成正义之士的代言人;
现在的我,被批评成道德沦落的假超人;

以前的我,被称为党内唯一良心;
现在的我,终于露出险恶一条心;

以前的我,管你位高权多重总是敢怒敢言;
现在的我,管你人民多愤怒也都不敢多言;

以前的我被认为不怕强权;
现在的我手握强权要你怕;

以前的我敢讲怕你不敢登;
现在的我敢做却不给你登;

以前的我说美丽的句子想赢得掌声;
现在的我说美丽的句子像把人气死;

以前的我处事希望得到表扬;
现在的我做事从来不摸心肠;

以前的我为了上位天不怕地不怕;
现在的我身为老总日也怕夜也怕;

以前的我不是真正的我;
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

以前的你误会以前的我;
现在的你看清现在的我;

以前的你评得太快了;
现在的你醒得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