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8, 2009

被逼死的男子


帽子留给父亲
衣裳留给母亲
鞋子留给孩子
枕头留给妻子
领带留给朋友
腰带则留给狠狠抓住他
步步进逼那个官员的手

(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床铺留给白蚁
书籍留给蟑螂
照片留给墙壁
信件留给炉火
家国留给风雨
思念则留给明年和后年
以及后继而来的清明节

(他体会反贪污局更大的贪腐)

手脚还给树林
骨骼还给泥土
毛发还给草叶
肌肤还给火焰
血水还给河川
眼睛则还给灰蒙蒙一片
被刻意掩盖真相的天空

(他拒绝堕入国阵设计的陷阱)

欢欣还给雀鸟
愠怒还给拳头
悲痛还给伤口
抑郁还给镜子
仇恨还给炸弹
茫然则还给残酷和腐败
等着被选票推翻的政权

(死亡是他向霸权唯一的妥协)

他开始溶入街衢
他开始混入灰尘
他开始化入风雪
他开始步入城市
他开始熔入乡区
他开始走入人群
遂提升为
可长可短可刚可柔
或云或雾亦隐亦显
似有似无抑虚抑实
之精神感召

他狂奔
向一片改朝换代的钟声......

注:调寄台湾著名诗人洛夫之诗:《裸奔》之二

6 comments:

eddieliow said...

有意思,有意诗。

strike freedom said...

同意。民天快要到来了,我们举起双手迎接民天的到来吧!

张天旺 said...

国庆日,很悲哀!

纳吉竟然可以白花人民2亿血汗钱去宣传他那一个自以为是的“一个马来西亚”宣言。

国人的心都早已经流血不止,呐喊无声。。。他还在那里继续演他的戏码,还有一群应声虫在奉陪他,还不少麻花华人呢,难怪他可以继续装傻推卸责任。。

关于“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天,说到底根本就是多此一举的。是他个人潜意识里就认为马来西亚是被分化的,然而马来西亚从开国以来本就只有一个而已啊?!!!

他的思维是属于左脑分裂式的,所以无法理解整合立体式的多元种族文化与时并进的马来西亚共和文化。。。这是天时地利人和自然促成的文化特质,从一开始,就无法允许被任何野心政党或独裁者居心分化的成分存在,阿拉不会应允呢!

说到底,真正在那里搞分化搞私人利益的还不是纳吉兼国阵本身?你看污桶干的好事,他们如何利用平面媒体制造恐慌?华社还寄望纳吉开声谴责“污毒煽”,可你说他这人做尽表面的好人,他又怎么会自打嘴巴,自己谴责自己呢?

污桶当今是阴谋论的始作俑者。麻花当今已经沦落为空虚无聊的粪桶。民政除了应声自保之外还能改过自新?难道你敢说那执政槟州多年的马屁王没有贪污?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证据”,就好比明福和阿丹怨案需要铁证一样,国民就是要等待寻找水落石出顺人良心又顺天理的那一天来临。

这是本年国庆日最大的期许!

Anonymous said...

曾听某人说:死者已矣,但事实的真像绝不容同埋!当我将手中泥撒在棺木上的那一刻,向他承诺:「一路走好,这双撒土的手再没用,也将不停的写,直至皇调会成立,直至真象大白!」。
听后,我感到热血沸腾更拭目以待,奈何却无下文。


诗人虽未予任何承诺,却一再以凄美的诗句提醒世人,末让一个宝贵的生命白白牺牲,更别让那些丑恶的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诗人先生,向您致敬的同时更期待您更多的作品。

ken tatt 健達 said...

初出茅庐,开笔之作,以文会友,敬请赐教! http://www.lowkentatt.blogspot.com/

Siam Fam said...

一个有为青年就那么地给逼死了!
我想,彭亨劳勿武吉公满新村逾三千人命迟早也步上这条不归路。
无良财团勾结皇室与州政府,罔顾人命在距离民宅区区2M之遥以剧毒山埃采金,化学异味日夜飘送,短短几月内以有数百人身体不适。村民今年初入禀高庭申请司法复核但六月初遭高庭驳回,理由是我们太迟了!村民无数次走上街头和平请愿,但政府无动于衷!身为医生的国会议员也说山埃无毒!纳吉不是提倡以民为本吗?政府何时才能作出真正利民的事?函致了,请愿书呈交了,备忘录也提呈了,大臣和副环境资源部长也见了,但是有实际回应吗?我们和自然生态的呐喊政府有听到吗?
我们恳求大家能够关注这个有关生死存亡的问题!

彭亨劳勿武吉公满新村
山埃采金事件将于:-
日期:5-9-2009(星期六),
时间:傍晚6:30-7:00,
在ntv7(Astro 107频道)
《追踪档案》播出.
敬请收看!切勿错过!
请大家告诉大家!

欲知详情请游览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