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0

上帝也疯狂


这是上帝也疯狂的年代
内长说:西马的阿拉我们包了

(怕固执的基督教徒听不到
好事之徒帮腔,四处点燃震耳欲聋的汽油弹)

内长想说:海地地震的尸体很听话
静静躺在街上等候安排
这是喧闹的反对党应该学习的榜样

白糖起价的连锁,家庭主妇很忧虑
因为派糖果的成本提高,国阵更忧虑

成本高涨?
巴生自贸区暗暗高兴

(总结去年的余兴节目
一只臃肿的鹦鹉笨拙地表演一场拾金不昧)

GST通过,以后白领的消费会很斯文
而国阵的狼吞虎咽会变得更加难看

当上帝也疯狂的时候,民联说:
去布城的路越走越顺畅了

一听这乐观的臆测
我的头皮开始发痒
龟头也开始口沫横飞起来

注:2008年写了一首“疯狂的年代”。比起两年前,这个年代更疯狂了。

3 comments:

Cho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杨艾琳 said...

哟,我才十八,妈妈说有什么想法都不好跟这位叔叔讲。

Teh Hon Seng 郑云城 said...

改天弄个洁净版给十八岁以下的少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