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知识份子的出路

年纪越大
越能跟现实亲热
面向权威,终于发现
地心吸力与日俱增
窗外阳光不再打我的脸
而在猛打哈欠

长期坚守的理想,原来
只不过是年轻时写坏了的
一首诗

不甘心呵我的名字
我八斗的才学
最后浓缩成学术殿堂里
一盏芝麻绿豆的孤灯

还在思忖着
知识份子的出路
这抓破古今中外多少学者脑袋的
大课题时

(突见马华总会长
捧着刚出版的新书,来访)

9-9-07

1 comment:

herehere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