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1, 2009

百日咳


咳......咳咳
算算已有百日了吧
民主的咳嗽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吐出的是浓痰
偶尔还带血丝

一个看似医生的家伙
最初说释放几个兴权会份子
病情就会好转
咳......咳咳

他过后再开大量的猛药方:
警棍镇暴部队催泪弹煽动法内安大法令
甘文丁,一天从三剂变五剂
穿黑衣的都是病毒,他说
必须重重包围和消灭

民主奄奄一息
躲藏在行政机关四周的贪腐病菌
过了百日假惺惺的潜伏期后
准备倾巢而出

咳......咳咳
这回,轮到国家开始了体弱多病的生涯
那看似医生的家伙,又笑眯眯来到
并带来看似更好的药方

良药苦口,这药怎么带甜味的呢?
咳......咳咳咳......咳咳

4 comments:

李书祯 Jean Lee said...

好诗!呵呵呵!

Teh Hon Seng 郑云城 said...

谢谢捧场。

chchoo said...

云城,纳吉的智囊们不敢下更重的药!也许已无药可救!

Grass said...

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