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3, 2009

清明节


妈妈说,躺在这里的是我爹
他死的时候,石榴开始成熟

关于他的死亡有几个说法
最不可信的版本由官方趁黑编写
文法不通,被史学家嘲笑

妈说,因为政治
她的爱情提早打烊
我因而成了遗腹子
连带父姓,也被没收

妈说爹是教育家
用死亡的暗喻,让人民
在寒意中读懂了政府

妈妈说,躺在爹隔壁刚下葬的
是国阵政权,他的墓新修
说完嘴角微扬

三岁了,第一次
见到母亲的笑容

19 comments:

Grass said...

这篇写得好。

希望陪葬的不只是执政党政权,而是所有人心的阴险邪恶。。。

思问者 said...

郑老板(因为你是人民所以如此称呼):

我真的很喜欢这诗,也真的很期待三年后的清明节去扫愚民阵线的墓。当然,最好是现在开始扫起。

山野村夫 said...

抗议,肮脏的国阵政权不配葬在宁静的富贵山庄,建议把他们挖出来鞭尸后埋在武吉公满山。

林廷辉 said...

国阵政权?
死无全尸,哪来坟墓?
妖孽只会魂飞魄散!

汪锦贵 said...

云城兄:
好感人的诗!
大家的希望都一样吧。。。看到腐败政权被埋葬,最好是死无葬身之地!

方人也 said...

期待三年后,你诗的最后两段,成真。

佳兴 said...

写得真的太好了,我看你的诗那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赞扬,因为我觉得写得真的太有意思了。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激赏!

文益 said...

我反复看了几次还是能被这首短诗感动,写得太好了,尤其是最后三段。

天網恢恢 said...

第一次读到云城写来感觉近乎完美的一首好诗!


盼呀无须再等漫长三载
期许过了今秋寒冬,月也有时尽
趁赵家黄土尚暖
狂风怒扫,霸政随之入土


~张天旺 回诗
7月27日夜晚 9点04分

天網恢恢 said...

虽身在国外多年,然家国之事无时无刻魂牵梦萦。。。

在美国,民主是走上轨道了,但人民的醒觉意识仍然是推动民主进程的主要枢纽!

晖妈 said...

对!肮脏的政权不配埋葬在我们心疼的明福旁边,作恶多端的暴政,最好是打下十八层地狱让它们永不超生!!!

我心沉重,三年后是什么世界啊?

人,是善忘的。。。。哭明福。。哀明福。。。

草禾刀 said...

草禾刀来回看这段文字几遍了,每回看到那一滴泪,就忍不住流泪。。

小倩 said...

我向來都是鄭老闆的讀者
但就是還沒一篇文章讓我如此感動莫名

眼前的這篇文章
讓我感動得想落淚

可是更讓我莫名的是
怎麼那些人就是少了鄭老闆的這點感性溫馨
難道他們不曉得人間溫暖就是家人
他們怎麼可以就這樣取走了人家的溫馨美滿
可惡

Teh Hon Seng 郑云城 said...

谢谢大家对此诗的厚爱。这个政权增加了人间无数的悲剧。

ruopeng said...

精彩.其他稍后再写 :)

Silence said...

写得太好了。

我最喜欢的那句是 “妈说爹是教育家用死亡的暗喻,让人民在寒意中读懂了政府”。

的确,这件事让人民真真正正地看清楚所谓的政府!这已经不是赵家一家人的事了,是我国每一个人民的事。政府必须给每一个马来西亚的人民一个合理的交待。敷衍人民只会令执政者显得黑暗和龌龊而已。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Teh Hon Seng 郑云城 said...

杀人者,是反贪污局官员呢?还是政府?的确发人深思啊!

Silence said...

杀人者应该会是反贪污局的人为的,而政府可能是帮凶。如果政府要杀一个人而留下如此麻烦的手尾,未免也太愚蠢了吧?相信,政府正很努力地为反贪污局收拾残局,掩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