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泼水节


前朝政权拨款如水,泼出去了
一大瓢一大瓢,他私人
院子里的花草需要浇浇
鱼池也该换水,孩子和情妇都要洗澡

他们埋伏四周负责把关
阻截任何一滴流到干枯的土地的水
强迫小心翼翼的水探测水温
偶尔还探测逼死的尸体的体温

尽管有人渴死
他们的责任是确保水源原封不动
或者设陷一举两得
让擅动水源的新州政权从十四楼摔下死亡

前州务大臣不慌不忙的准备
将完整的水源重新导入他家后院
新盖的更辽阔巨大的
蓄水池

1 comment:

林廷辉 said...

大家不要忘记,我们的政府是有贪污准证的!

那些豺狼不断不择手段向上爬不就是为了那一张贪污准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