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6, 2009

太阳刚升起


太阳刚升起
他却如流星陨落
未留下一句遗言

出事前一天他打过电话,说
没事,我去去就回
并不忘叮嘱,记得礼拜一大喜的日子
穿上那一件漂亮的红衣

去去,他们就将他从一个腼腆的青年
逼问成一具热门的尸体
去去,也将我从一个未过门的妻子
逼成含泪写祭文的寡妇

好累,所有虚假的调查和盘问
都可以终止了吧
谁是凶手,在我梦中他说得一清二楚
(醒来,隐隐听到那件红衣
偷偷在衣柜里饮泣)

妈好累,别踢了,孩子
乖乖睡吧
妈只是一个弱女子,也不懂政治
记得爸梦中叮咛
只要大家懂得利用手中一票
你的未来
就无须去想复仇的事


2 comments:

林廷辉 said...

真的非常期望非常期望这个时刻的到来,希望我们手中的一票可以为他复仇!

Anonymous said...

hi 伟大的诗人,来一首国阵插贓嫁禍的诗怎么样?期待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