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8, 2006

爱情的复仇


当我的手悄悄伸进餐桌底
在他的胯下进行探索时
他站起身去了洗手间
连带的将之前种种的诱惑都抵挡在门外
(他是不是同志呢)

当政敌要对付他
我受邀参与谋略
灵光一闪之下
将他变成了同志
(小时候花蒂玛拒绝分享糖果
因而毁掉她心爱的洋娃娃时的一阵快感突然浮现)

当法官下判的那一天
仇者快的当天
我的心
我的心为什么却隐隐作痛?

1 comment:

herehere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