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8, 2006

现代汉奸


在天神面前我不由自主下跪
并敬上让华社千古传唱的茶
所有骂名,不及袅袅上升的
茶香与功名,以及伴随KNOW WHO
而来的前景与
权贵

(蹲在天神面前向路人狂吠的
那一只哮天
和我是如此物以类聚的投缘)

社会不能光有正义
有了邪恶才有平衡
才能构成一出高潮起伏的戏
各司其职
我常说的,但求无愧我心

原来,利用一个社团注册官的方便
就可以轻易向华社投下一颗原子弹
用他的遍体鳞伤
来取悦我的新主子

原来,穷我劳碌一生打拼
都只能是小角色
换一个装扮
就能轻易在耳顺之年
攀上事业的顶峰

遥想起
日据时代大摇大摆自由出入
在上海驻军的日本将军府的那个
和我相同命运
也是晦气一生
终于吐气扬眉的父亲

14-7-05

1 comment:

herehere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